民间传说:风水大师刘伯温的风水之故事

时间:2021-09-17 02:02:59 来源:www.qinyangming.com 作者:中国风水大师 点击:41

历史上中国风水大师刘伯温的原名叫刘基(1311-1375),伯温是他的字。青田南乡人(浙江温州文成县)。刘伯温学识丰厚,精通天文、数理、谋略和兵法,当时的人就把他比作诸葛亮,辅佐朱元璋建立了明朝之后被封为诚意伯。民间流传着大量刘伯温的故事,数量之多,内容之广泛,除了诸葛亮之外很少有历史人物可以与之相比。
 
据说有一天朱元璋正在大殿中吃芝麻饼,太监急急忙忙来觐见,本来朱元璋很不高兴,可碍于刘伯温立下的功勋不得不召见,但是他还是免不了难为以下刘伯温,于是将芝麻饼放在碗中。看到刘伯温后,第一句就问“军师既然神机妙算,可知道我碗中是什么东西吗?”
 
刘伯温不慌不忙的说“半似日兮半似月,曾被金龙咬一缺,陛下,依臣看这碗中是皇上吃的芝麻饼”,朱元璋一听对刘伯温佩服的五体投地。
 
刘伯温一肚子诗书,浑身的能耐是真,可出道前就因为家中没有钱财去孝敬当权的赃官们,自然也就别指望考上个一官半职。人总得吃饭活命啊,他干脆流浪四方,算卦看相,骗口饭吃。

 
这天,他来到一个村子,见紧把村头有一座大院,人丁不少,看来是个大户人家,只是院里冷冷清清,一副破败相儿。管它呢,有饭吃就行。刘伯温推门走了进去。
 
这家的老当家病病歪歪,一脸愁容,见来了讨饭的,赶紧请进屋,让炕上坐。刘伯温心里一热,这是个良善人家呀;又四处一看,有底啦。开口就问:“老当家的,府上想当年挺红火的呀?”
 
只这一句,戳在了老人家的痛处,老头长叹一声:“别提啦,俺们家在早,那可真是方圆几百里都闻名;现在,犯了‘小人语’,没法子不落败!”
 
 “怎么个‘小人语’,这般厉害?老人家不妨细细说来,学生善解阴阳八卦之术,可以给您破破。”
 
“是吗?”老人家似乎得着了一线希望,马上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咱家出门向西,再没人家,那地势是个下坡坎儿。因为我们姓刘,村里人图它好记,就唤我们家是‘下坡刘’。‘下坡刘’跟‘下坡流’念起来没区别,分明是老刘家要走下坡路或者是下坡如流水的意思啦。这么咒我们,还有个好嘛,日子不败可就怪啦。”
 
刘伯温听罢,笑道:“闹了半天,原来咱们五百年前是一家子,学生也姓刘呀。别看眼下贫穷,却学得奇术绝招在身,不知老人家肯留在下吃一顿饭吗?我帮您破解破解。”
 
老当家的凄然一笑:“这有什么?”刘伯温得着了好酒好饭,大吃二喝一通。酒足饭饱,背着手由老人家陪同,房前屋后看了一圈,回来说:“老东家,你家的院门太轻,压不住‘小人语’呢。明天赶紧把院门两侧各阔出去一砖宽,做两扇梨木门安上,越厚越好。记住,你必须每天早上亲手开门,要待公鸡张口叫第一嗓子时开,不可错过。三年后我再来这边给你道喜。”
 
老当家的照刘伯温的话办了。
 
三年后,刘伯温又返回那个“下坡刘”家,哈,这回是青砖大瓦,高墙深院,房舍翻盖一新,院里奴婢成群,一片兴隆景象!独独那扇大梨木门没换新的。他知道这家的命运让他给“破解”对了,便大摇大摆叩门求见。
 
老当家的这阵子疾病全无,腿脚利索,红光满面。见是刘伯温来访,一把拉住,请在中堂当中坐好,他老头子趴地上就磕头,连称“‘活神仙’,多亏您救了我这一大家人口!”
 
原来,刘伯温嘱咐老当家的,换上梨木大门,老当家的每天半夜起床,候在门内,只待第一声鸡叫,梨木大门“吱嘎嘎”地打开,门重,夜静,全村人人都在睡梦中听到,就信口道:“人家下坡刘家起来啦。”“下坡刘家又起来啦。”就这样,借此吉言,昔日的“下坡刘”果然就一天好似一天。老掌柜的病也消除,愁也解散,能不感激刘伯温的指点嘛。
 
刘家把刘伯温当成救命恩人,留他在这里住了下来。这家主人如今有的是钱,什么样的吃喝也供得起呀。刘伯温一边读书会友,熟读兵法,一边告诫老掌柜的,那鸡鸣开门的规矩万不可破,要风雨不误。
 
后来,朱元璋起兵反元朝,听到刘神仙的大名,就像刘备三请诸葛亮那样,三番五次登门,把刘伯温请去做了军师。
 
临走那天,刘伯温对下坡刘家老当家的说:“你当我真的会看相算卦?实话说了吧,我那是混饭吃的幌子,骗吃喝拐钱财的,啥不顶的呀。”
 
老人家奇怪了:“你还客气什么?我明明是按照你的道儿办的,败家可不就变发了吗?”
 
“我看你家人丁虽多,但个个懒散倦怠,这样过日子,怎么会不败家?又听老当家的破船烂车之说,更透着一股骄气,又骄又懒,不败你家败谁家?所以讹用换门的方法,逼你早起。你每天早起,必然惊动家人跟着早起,或者下田,或者织布,这么过日子,怎么会不富?看你当时气色,皆积食郁火所致,为早早开门,你消积食,又有了盼头,除郁火,食消火除,病怎么会不愈?”说罢,与老当家的长揖而别。
 
刘伯温走后,下坡刘家依然保留着鸡鸣开门的规矩。
 

国学文化工作室
民间传说:风水大师刘伯温的风水之故事

历史上中国风水大师刘伯温的原名叫刘基(1311-1375),伯温是他的字。青田南乡人(浙江温州文成县)。刘伯温学识丰厚,精通天文、数理、谋略和兵法,当时的人就把他比作诸葛亮,辅佐朱元璋建立了明朝之后被封为诚意伯。民间流传着大量刘伯温的故事,数量之多,内容之广泛,除了诸葛亮之外很少有历史人物可以与之相比。
 
据说有一天朱元璋正在大殿中吃芝麻饼,太监急急忙忙来觐见,本来朱元璋很不高兴,可碍于刘伯温立下的功勋不得不召见,但是他还是免不了难为以下刘伯温,于是将芝麻饼放在碗中。看到刘伯温后,第一句就问“军师既然神机妙算,可知道我碗中是什么东西吗?”
 
刘伯温不慌不忙的说“半似日兮半似月,曾被金龙咬一缺,陛下,依臣看这碗中是皇上吃的芝麻饼”,朱元璋一听对刘伯温佩服的五体投地。
 
刘伯温一肚子诗书,浑身的能耐是真,可出道前就因为家中没有钱财去孝敬当权的赃官们,自然也就别指望考上个一官半职。人总得吃饭活命啊,他干脆流浪四方,算卦看相,骗口饭吃。

 
这天,他来到一个村子,见紧把村头有一座大院,人丁不少,看来是个大户人家,只是院里冷冷清清,一副破败相儿。管它呢,有饭吃就行。刘伯温推门走了进去。
 
这家的老当家病病歪歪,一脸愁容,见来了讨饭的,赶紧请进屋,让炕上坐。刘伯温心里一热,这是个良善人家呀;又四处一看,有底啦。开口就问:“老当家的,府上想当年挺红火的呀?”
 
只这一句,戳在了老人家的痛处,老头长叹一声:“别提啦,俺们家在早,那可真是方圆几百里都闻名;现在,犯了‘小人语’,没法子不落败!”
 
 “怎么个‘小人语’,这般厉害?老人家不妨细细说来,学生善解阴阳八卦之术,可以给您破破。”
 
“是吗?”老人家似乎得着了一线希望,马上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咱家出门向西,再没人家,那地势是个下坡坎儿。因为我们姓刘,村里人图它好记,就唤我们家是‘下坡刘’。‘下坡刘’跟‘下坡流’念起来没区别,分明是老刘家要走下坡路或者是下坡如流水的意思啦。这么咒我们,还有个好嘛,日子不败可就怪啦。”
 
刘伯温听罢,笑道:“闹了半天,原来咱们五百年前是一家子,学生也姓刘呀。别看眼下贫穷,却学得奇术绝招在身,不知老人家肯留在下吃一顿饭吗?我帮您破解破解。”
 
老当家的凄然一笑:“这有什么?”刘伯温得着了好酒好饭,大吃二喝一通。酒足饭饱,背着手由老人家陪同,房前屋后看了一圈,回来说:“老东家,你家的院门太轻,压不住‘小人语’呢。明天赶紧把院门两侧各阔出去一砖宽,做两扇梨木门安上,越厚越好。记住,你必须每天早上亲手开门,要待公鸡张口叫第一嗓子时开,不可错过。三年后我再来这边给你道喜。”
 
老当家的照刘伯温的话办了。
 
三年后,刘伯温又返回那个“下坡刘”家,哈,这回是青砖大瓦,高墙深院,房舍翻盖一新,院里奴婢成群,一片兴隆景象!独独那扇大梨木门没换新的。他知道这家的命运让他给“破解”对了,便大摇大摆叩门求见。
 
老当家的这阵子疾病全无,腿脚利索,红光满面。见是刘伯温来访,一把拉住,请在中堂当中坐好,他老头子趴地上就磕头,连称“‘活神仙’,多亏您救了我这一大家人口!”
 
原来,刘伯温嘱咐老当家的,换上梨木大门,老当家的每天半夜起床,候在门内,只待第一声鸡叫,梨木大门“吱嘎嘎”地打开,门重,夜静,全村人人都在睡梦中听到,就信口道:“人家下坡刘家起来啦。”“下坡刘家又起来啦。”就这样,借此吉言,昔日的“下坡刘”果然就一天好似一天。老掌柜的病也消除,愁也解散,能不感激刘伯温的指点嘛。
 
刘家把刘伯温当成救命恩人,留他在这里住了下来。这家主人如今有的是钱,什么样的吃喝也供得起呀。刘伯温一边读书会友,熟读兵法,一边告诫老掌柜的,那鸡鸣开门的规矩万不可破,要风雨不误。
 
后来,朱元璋起兵反元朝,听到刘神仙的大名,就像刘备三请诸葛亮那样,三番五次登门,把刘伯温请去做了军师。
 
临走那天,刘伯温对下坡刘家老当家的说:“你当我真的会看相算卦?实话说了吧,我那是混饭吃的幌子,骗吃喝拐钱财的,啥不顶的呀。”
 
老人家奇怪了:“你还客气什么?我明明是按照你的道儿办的,败家可不就变发了吗?”
 
“我看你家人丁虽多,但个个懒散倦怠,这样过日子,怎么会不败家?又听老当家的破船烂车之说,更透着一股骄气,又骄又懒,不败你家败谁家?所以讹用换门的方法,逼你早起。你每天早起,必然惊动家人跟着早起,或者下田,或者织布,这么过日子,怎么会不富?看你当时气色,皆积食郁火所致,为早早开门,你消积食,又有了盼头,除郁火,食消火除,病怎么会不愈?”说罢,与老当家的长揖而别。
 
刘伯温走后,下坡刘家依然保留着鸡鸣开门的规矩。
 

文昌位布局!必催旺学业和事业
窗户风水禁忌,保护好风水之眼
北京算命大师秦阳明国学文化工作室

全国统一咨询专线

400-049-8099

北京预约电话

18518513939

天津预约电话

13920200650

津ICP备2021000091号-1

首页
一键电话
联系我们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