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极风水师秦阳明

灵探秦先生之雪乡里的“出马仙”

作者:中国风水大师 时间:2018-01-23 09:41:41 来源:www.qinyangming.com 阅读次数:836

我曾去过这个世界上许多诡异的地方,也曾见过诸多你从未见过的景象,眼见不一定为实,耳听不一定为虚,跟我来!我将带你一起去探索那些灵异背后,不为人知的秘密..

秦阳明

万法皆空,唯有因果不空。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自古以来,莫不如此。很多事件,之所以解释不清,是不了解真相。

前言

雪乡,最近在网上出了大名,一群去过雪乡的游客在网上控诉,待了不到20小时,一个人花费2000。嗯,怎么说呢,我在三亚也是住过8000一晚的普通标准间,谁叫这俩个地方一个在最南,一个在最北边呢。地理位置值钱啊?!但不管怎么说,三亚还算明码标价,爱来不来。可是雪乡确实是价格欺骗,而且,大有不服就拳头上见,有把你扔雪地的意思,这就不能让人接受了,做人还是做生意,总要讲道理吧?不讲道理,那不叫做生意,那叫抢劫。雪乡我去过一次,为一部电影做开机仪式,这一次,也让我大开眼界....

雪乡原名双峰林场,位于黑龙江省牡丹江市海林市(长汀镇)大海林林业局。这可真是个好地方,是南方人冬天来北方看雪的最佳地点。这里积雪期长达七个月,雪质好,粘度高,当之无愧的中国雪乡。这里有北国最高的山峰,最密的林海,最厚的积雪,最洁净透明的阳光,我很奇怪,成天看这么纯净的雪,这里的商人为什么还这么黑心呢?对比也太明显了。

来到这里,摄制组的年轻人包括我,都高兴坏了,谁见过七八条狗一起在前面跑,后面拉个雪橇,人坐在雪橇上啊?开机仪式完成后,大家一哄而散,都去这里的农家找狗拉雪橇玩去了。我也穿的厚厚的在雪地上踩脚印,玩的不亦乐乎。正玩呢,听到有人叫我,我抬头一看,是剧组的摄影大哥,这家伙坐在一辆雪橇上,朝我使劲招手,喊我上去。我赶紧跑了过去,小跑几步,不等雪橇停下,就冲了上去。赶雪橇的是一个标准的东北大汉,朝我憨厚的笑了笑,吆喝一声,雪橇飞快的窜了出去,速度还真不慢。

今天的天气真好,虽然冷,但是没有风,太阳也足,坐在狗拉雪橇上,飞快的奔驰在雪地上,惬意极了。心情极好的和东北大哥聊天,很快熟了起来。都说东北人个个都像赵本山,全能说段子,一点没错,大哥能说会道,逗的我和摄影不停的笑哈哈。说来奇怪,东北人都是极好的导游人才,为什么整个东北的旅游业都不景气呢?反正是没事瞎转,大哥提议,去林场边上他家里坐坐,我们也想看看,就一起去了。林场的屋子是大木绊子建筑,还没进门,就听见屋里传来了一阵阵吆喝声。掀开门帘进去,热气腾腾,一整个屋半屋是火炕,热的衣服都穿不住。屋里好几个人,一个大约五十多岁的男人正在转着圈抖着上身,大声喊着什么,旁边一个和他长相非常像,比他小一些的男人胳膊不正常的扭曲着,口吐白沫,眼睛向上翻,全是眼白。一个女人拉着一个小男孩紧张的站在边上看着这俩人。

这是在跳大神啊?(跳大神要有两个人共同完成,一个是一神(一说大神),一个是二神。他们认为一神是灵魂附体的对象,二神是助手。在跳大神过程中,一神多是在旋转,二神耍鼓。有固定的曲调和请神词,神请来之后,由二神负责与神(灵)沟通;回答人们的问题。请来的有时候是所谓的仙,有的时候是死去人的灵魂(俗称:清风或悲王)。但正统道教典籍有明确记载,这绝不是正神,也不是死人灵魂,而是妖邪附体(《道法会元?太上天坛玉格》:一切上真天仙神将,不附生人之体,若辄附人语者,决是邪魔歪道)跳大神其实是出马仙的一种,都是东北萨满文化的一个变种。

我看的津津有味,看了一会,却发现这俩人和我见的别的跳大神的人决然不同,这俩个人真的好像身不由已,真的好像有外物附体一样,作出的动作,表情,不像是自主发出的,而是被动的。也就是说,这俩人真的被仙家附体了?(出马:北方称为搬杆子、顶香火头、领兵带队的。南方称为出壳、落座、放桌等。随着地域的不同,叫法也很多。但最终都是一个目的,有一个弟子(也称弟马)带领一个仙家的堂口,为人查事看病。古时候人们信奉神鬼,所以有了巫师这个行业,延续到今日就是出马。按照传说,巫师是可以与鬼神交流和传达信息的人,是一个建立于凡人与神灵之间互通信息的一个职业,其负责的是上传下达,把神的旨意带给凡人,然后把凡人的要求传达给天神。这种文化传承到今天,就演变成了出马的形式。)

大约过了五分钟,我正研究呢,俩个人却平静下来,都一身大汗的坐在地上喘息,休息一会,俩人跟女人说了些什么,收了钱穿上衣服离开了。东北大哥跟我们解释道,这俩人是附近方圆百里最有名的出马仙,仙体附身,十分灵验。孩子打小身体不太好,据说是小时候冲了灰仙。我拉过孩子看了眼,诚恳的跟大哥说,还是去大医院检查检查吧,嘴唇颜色不太对,别是心肺问题,不像是冲撞了仙体。

大哥将信将疑,知道我们是大地方来的,见多识广,说的可能有道理。可是大嫂不干了,拉着我们就开始说这俩兄弟怎么怎么灵光,本来从小啥也不会,几年前进山遇到了大仙附体,从此就能上传下达,把大仙的旨意告诉凡人什么什么的。谁家老人眼睛不行了一跳就灵,谁家的孩子跳了以后吃得香睡得好了。总之十分相信。看我们还是不信,就生气不理我们,自己干活去了。摄影师大哥把我拉到一边,对我说,来到人家地头了,就得拜人家的神仙,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我摇摇头,这个你也信?我干什么你也知道,你觉得我能相信吗?摄影大哥迟疑的说,我看他俩不像装出来,倒像真的大仙附体,那动作和表情,正常人哪能做的出来?我也觉得奇怪,他俩的动作还真是不正常,和我以前见的跳大神的那些人还真不一样。但是东北这种事很多,各种民间传说也多,我俩也就说说聊聊,这事就过去了。

第三天,摄制组正在紧张的拍摄外景,我和制片人在一起聊着天,片场突然喧哗起来,好像发生了什么事,我和制片人赶紧跑了过去。由于缺乏在雪地上跑步的经验,我和制片人一人还摔了一大跤,满头满脸的雪花。分开人群靠近一看,正是前天看到的俩兄弟。俩兄弟一人一根冰溜子(冬天北方屋檐或树枝上结的锥形冰块)咯吱咯吱的咬着,一边咬还在一边喊这里有妖人,我们奉大仙之命,前来收取尔等性命。说完,岁数大点的那个口吐白沫,脱掉上衣,露出瘦骨嶙嶙的上身,开始原地旋转,年轻的那个眼睛好像都凸了出来,俩只眼睛瞪的很大,张开的程度根本不是正常人能做出来的,蹲下来捧起雪块往他哥哥身上砸。剧组的所有人都看的目瞪口呆,这零下快三十度了,这俩人这是作死呢?闹腾了十几分钟,没人敢拦他们,俩人恢复了正常,若无其事的穿上衣服,过来对我们大喊,这妖我们看到了,过俩天再下凡来收它。说完,也不等我们回应,大摇大摆的走了。

下午,导演和制片人一起找到我,秦先生,咱们剧组这里真的有妖吗?现在大家人心惶惶,都没心思了,这俩人也太神了吧,这么大雪,原地打滚十多分钟,一点事没有的走了,大家都觉得好像真有这么回事了。我听完笑了起来,行,那我就去见识见识,我在日本见过类似症状,癔症的一种嘛。我准备准备,他俩下次来,我让他们清醒清醒。

那么,真相到底是什么?

准备了银针和符,我带在了身上,第二天大早剧组开工我就在一边等着,果然,没多久,这俩人就来了,还是一人一根冰溜子在嚼着,刚准备喊,口吐白沫的时候,我冲上去拉着老大的手指,冲中指就扎了下去,谁知道这招不灵了,这男子就像感觉不到疼痛,还是和昨天一样,脱了衣服打滚,还是闹了十几分钟,穿上衣服,还是那几句话,说完就走,好像我扎的是别人一样。这就奇怪了,就算癔症也有人体反应啊,难道这俩人真的是大仙附体?可是不对啊,俩人身上一点妖气没有,眉间也没有任何异常,和正常人一样啊。我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情。安慰了剧组的人和导演,制片,让他们放心拍摄,我回到自己屋子开始琢磨这件事。想了半天,起了一卦,看看问题出在哪个方向。

周易八卦的主要作用就是提示事物或问题的大方向,而不是具体解决办法,从地球球体剖面上分析,八卦图分布在球面上,北极和南极分别是地球地磁的两个中心点,在《周易》和八卦图上来讲是两仪或者阴阳之形容,《周易系辞》有易有太极,始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地球的球体剖面就是太极,南北极为两仪,南北极各领一组四个卦象,南北两极卦象相错、相合在一起便成八卦。此图的排列与《周易》八卦图隔位、八卦相错的格局对应,其中乾、巽、艮卦位一致,只有兑卦有所不同。如果再以地球表面立体平面图由西向东(地球转动的方向)的顺序排列,即八卦坤、艮、坎、震、巽、离、兑、乾进行组合,乾坤卦是头尾,也是两仪,即阴阳,各统领三卦组成八卦。

今天的事,卦象显示是坎卦。水洊至,习坎;君子以常德行,习教事。这件事和水有关。坎卦有云,坎卦为二坎相重,阳陷阴中,险陷之意,险上加险,重重险难,天险,地险。险阳失道,渊深不测,水道弯曲,人生历程曲折坎坷。绝颠聪明,心诚行有功。比和卦,谋事顺畅可成,但内中有波折。

这俩个人的行为,怎么和水有关呢?因为看到雪地才这样?不会,上次在东北大哥家没有雪。那和什么有关?我一下想起来,俩次见他们来,嘴里都嚼着冰溜子,难道和吃的这个有关?找到当地接待剧组的村长,问起这俩人的情况。这俩人前些年也是老实本分的庄稼汉,大约四五年前,突然有了附仙上体的能力,到处给人跳大神,请大仙。也确实,每次附体前,俩人都大口的嚼着冰溜子,这里一年积雪长达七个月,冰溜子再正常不过,谁也没在意。我特意问起这俩兄弟是随手拿起冰溜子就吃,还是自己带的?村长想了半天,说好像在这附近不远的林子里采的,据说上面有蛇仙的仙气。没人敢信,也没人敢不信,毕竟这俩兄弟跳起大神来煞有其事,谁也不敢得罪他俩,怕万一是真的,招惹到神仙怎么办?

找了个狗拉雪橇,特意跑到这林子里来,没等走近,林子里扑棱扑棱飞出几只野鸡,树林里的树叶全都掉光了,树林很小,还能看到有人来过的痕迹。雪地就这点好,只要来过人,就能看到痕迹。来到了一个冰溜子很多的大树下,看的出来,来的人是专门到这里来的,树上的冰溜子也有被摘下来的痕迹。我也在摘冰溜子的地方摘了几根,准备拿回去研究研究。摘回去后,放在保温箱,直接快递给了北京医科大学,我一个同学在实验室工作,我委托她帮我化验下这冰溜子的成分,我怀疑这冰溜子有问题,里面含有致幻或使人麻痹的东西。为了解开这俩兄弟神仙附体的真相,安慰剧组的人心,需要尽快解决这件事。

化验结果回来的很快,第一,这冰溜子含有大量一种野鸡的排泄物,第二,排泄物里有大量伞菌的成分,这种伞菌又叫狗屎苔,有强烈的致幻作用。(在我国北方粪堆上生长有一种名叫狗屎苔的伞菌,人们误食后,会手舞足蹈,狂笑不止,故称之为舞菌或笑菌。这种菌在我国古代书籍中就有记载,《清异录》中说:菌有一种,食之人干笑者,士人戏呼为笑手矣。)这片树林是野鸡的聚居地,也有大量的其他动物的粪便,上面生长着这种菌类,野鸡吃了以后,消化了菌体,孢子和致幻作用的根部被排泄出来,冻成冰溜子后,偶尔的机会,被俩兄弟误食,进入梦幻状态。致幻植物,一直被巫师和魔术师们用来搞迷信活动,使许多人对它产生了神秘感和崇拜心理。

为了证实这一点,我又特意跑到那片树林又摘了几根冰溜子回来。我把试验结果和我的推测给剧组的主要工作人员看过后,当场用雪橇犬做试验,化成水给狗喝了以后,果然兴奋异常,满地打滚。剧组这些人面面相觑,过了小片刻,都哈哈大笑起来,互相打趣道,一群受了高等教育的人,差点被俩个神汉给糊弄住了。看来,破除迷信最好的办法就是科学。第三天,这兄弟俩又来到剧组,刚拿出冰溜子准备咬的时候,剧组里知道真相,看过用雪橇犬试验的人,笑的都直不起腰来。这俩人莫名其妙,我走了上去,忍住笑,掏出些钱来,大哥,还是省省这点冰溜子吧,你俩是吃完了就会大仙附体是吧?这玩意吃多了对身体不好,以后还是别吃了,这点钱拿回去,是剧组请俩位喝酒的。俩人互相看了看,既然被揭穿了那还说什么?说了几句感谢的话,拿着钱就走了。

有些植物,因它的体内含有某种有毒成分,如裸头草碱、四氢大麻醇等,当人或动物吃下这类植物后,可导致神经或血液中毒。中毒后的表现多种多样:有的精神错乱,有的情绪变化无常,有的头脑中出现种种幻觉,常常把真的当成假的,把梦幻当成真实,从而做出许许多多不正常的行为来。

在很多出马或跳大神中,出马的人和神婆神汉就是利用这个,来骗人钱财。但是这种植物的毒性都不小,长期食用会严重威胁人的身体健康,所以,在出马一门的说法中,就有说掌管出马堂口的人往往鳏寡孤独会占一样,也和这个有很大关系。

冰天雪地话凄凉,雪乡农院仙姑响。

一片云彩几粒冰,请神也需慈心肠。


群魔乱舞 必有真相

《灵探秦先生》是由中国著名风水师秦阳明以个人经历为原型,以阴阳五行、周天十六卦等术数为依据,创作的一档探索、揭秘类综合栏目。

其中内容包括道家秘术、湘西蛊术、东南亚降头术等玄学之精髓,解读各种奇门风水、灵异诡秘、超自然现象等事件。并用实际案例讲解现实与风水术数之间的关系。

鲜为人知的灵异案件、离奇古怪的探险经历,情节惊悚、刺激...让我们跟随秦阳明的脚步,一起去探索和鉴证,这个世界诡异空间里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