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极风水师秦阳明

灵探秦先生之地球“鬼域”罗布泊(下)

作者:中国风水大师 时间:2017-12-04 07:36:50 来源:www.qinyangming.com 阅读次数:808

  

  我曾去过这个世界上许多诡异的地方,也曾见过诸多你从未见过的景象,眼见不一定为实,耳听不一定为虚,跟我来!我将带你一起去探索那些灵异背后,不为人知的“秘密”..

  秦阳明

  

  万法皆空,唯有因果不空。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自古以来,莫不如此。很多事件,之所以解释不清,是不了解真相。

  

  

  

  

  罗布泊在中国人的心目中一直都是一个伟大的湖。汉代以前中国人认为它是中华母亲河———黄河的源头,“皆以为潜行地下,南出于积石,为中国河云”(《汉书·西域传》),班固说它“广袤三四百里,其水亭居,冬夏不增减”。最大时面积达到2.5万平方公里。汉代它叫蒲昌海,或者盐泽,到了元代它的名字是罗布淖尔,罗布意为“聚水之地”,淖尔意为“湖泊”。罗布泊是塔里木盆地里最低的一块洼地,来自盆地四周的昆仑山、天山、阿尔金山的河水大多汇入罗布泊,流经塔克拉玛干沙漠的内陆河,都将自己的生命终点交给罗布泊,因为各河的流经,塔里木盆地的塔克拉玛干大沙漠形成了一个蛛网般纵横交错的水网,也正因为这个水网的存在,沙漠的不毛之地里形成了众多的文明国家。

  

  罗布泊在世界范围内闻名是因为它的游移湖问题的提出和楼兰遗址的发现。引起游移湖争论的是沙俄军官普尔热瓦尔斯基,1876年他在塔里木河下游考察时,把罗布泊南面的喀拉库顺湖误认为是罗布泊,引起了世人关于罗布泊是一个游移漂动的湖的猜测。

  

  当时清朝的全国地图《乾隆皇舆全图》(在中国第一次经过大规模实测,用科学方法绘制的地图———康熙《皇舆全览图》基础上修订补充而成)上标出了罗布泊的位置。普热尔瓦尔斯基来塔里木寻找罗布泊的时候,手里拿的就是这张地图。当时罗布泊在欧洲的地图上还是一个“未经勘测地区”。当他看到一个大湖,并低头对照那张图时发现,他亲自抵达的罗布泊和清代地图上的罗布泊不在一个位置,中国地图要偏北1度。地图上的1度,在实地意味着巨大的差异。为什么会有1度之差?是中国地图的错了,还是湖泊改变了位置?

  

  罗布泊真的是可以游移的吗?为了证实游移湖的猜测,1899年,瑞典斯文·赫定决定进行塔里木河的首次漂流,在经过了仔细的地质勘察和水准测量后,他确定了游移说,并预言罗布泊将以1500年为周期地南北返游移。这一“游移湖说”一下子震惊了世界。斯文·赫定认为,真正的罗布泊位于罗布荒原东北面的大洼地里,由于泥沙沉积湖床逐渐垫高,而在它南面的卡拉库顺湖盆则因烈风吹刮日渐消蚀。终于有一天,罗布湖水开始向卡拉库顺湖游移,在此形成一个新的终端湖,真正的罗布泊则成为一个干枯的大湖盆。斯文·赫定断言,1500年之后,湖水将再次北移。赫定的预言随着罗布泊的最后一滴水的干涸随风而去。这是包括赫定在内的所有人所没有预料到的。

  

  此后中国学者陈宗器1929年至1935年间踏勘了罗布泊,进行了前人从没做过的地理、水文、气象等测量和考察。1935年他与瑞典地质学家霍涅尔联名在斯德哥尔摩发表论文《交替湖》,对赫定的游移说进行了修正,但关于游移湖的说法一直成为国际地理学界悬而未决的公案,没有人能够真正以事实证据推翻游移说。

  

  夏训诚,江苏省高邮市临泽镇人,男,地理学家。1957年毕业于南京大学地理系,历任中国科学院新疆生物土壤沙漠研究所研究员、所长,天山托木尔峰登山考察队负责人,新疆罗布泊综合考察队队长等职。他长期从事沙调查、地学考察工作。其主编的《罗布泊科学考察与研究》和《神秘的罗布泊》,为正确认识罗布泊地区的自然环境和对丝绸之路进行深入研究提供了科学依据。曾获2002年7月中组部、中宣部、人事部、科技部联合颁发的“杰出专业技术人才奖”等荣誉称号。

  

  在夏先生所著的《与彭加木同行》详细的描述了中国科学家多罗布泊前赴后继的观察始末。彭加木和他的考察队在罗布泊湖盆中坚硬如铁、锋比利刃、密如刀丛的盐壳中蹒跚前行时,夏训诚正坐在美国曾任埃及总统特别顾问的埃尔巴斯教授家的客厅里。教授的墙上悬挂着一张从万米高空拍到的罗布泊的卫星照片。这是包括夏训诚在内的所有中国人第一次从万米高空看到罗布泊,他被他所看到的情景震惊得目瞪口呆。这就是罗布泊吗?那图上分明是一只巨大的耳朵,耳轮、耳蜗、耳垂一应俱全。埃尔巴斯教授指着照片问夏训诚:你是中国研究塔克拉玛干沙漠的科学家,你能告诉我这耳轮、耳蜗、耳垂实际上是什么地理现象?为什么会有这么奇怪的地理景象?

  

  埃尔巴斯教授的问题让夏训诚哑口无言,他无法告诉教授中国的科学家对此一无所知的事实,他们从来就没有被准许去那里。那张卫星图片像一个重磅炸弹轰击着夏训诚的脑海,卫星图片上那个巨大的耳朵是蔚蓝色的,看久了,就会出现一种旋晕感,大耳朵似乎在一圈圈地转,向更深邃的时空中塌陷。

  

  埃尔巴斯教授告诉夏训诚,美国的卫星监测,罗布泊在1972年时彻底干涸了,现在这个曾经烟波浩淼的大湖没有了一滴水,这个消息对夏训诚来说无异于一把火,烧着了他的心,他急切地想知道正在罗布泊的彭加木看到了什么。夏训诚发现卫星图片上的蔚蓝色并不是水的颜色,而是盐卤折射的太阳光,耳轮并不是人们想象的湖水退缩的湖岸,而是湖水被太阳强烈蒸发之后猛烈抬升的盐壳。而大耳朵的耳孔、是湖水最后干涸的洼地,“耳垂”是塔里木河、车尔臣河、若羌河、米兰河经喀拉库顺湖注入罗布泊时留下的三角洲。

  

  1979年冬天到1980年春天,罗布泊是一个搅动全中国人心的地方,这个从中国人视野里消失几十年,这个和原子弹联系在一起的军事禁区,突然之间因为一个人而闻名世界,这个人就是中国科学院新疆分院科学家彭加木。夏训诚和伊弟利斯与这件失踪事件擦肩而过。夏训诚是彭加木的同事、搭档,罗布泊考察队的副队长。本来是应该和彭加木一起去考察的,但因为临时接到去美国的任务,而没有去成罗布泊。

  

  伊弟利斯是中国社会科学院新疆考古研究所的考古工作者,彭加木出事时,他正在塔克拉玛干的尼雅遗址考察,可以说几乎同时在沙漠里,等他从沙漠里一出来,就听说彭加木失踪了。罗布泊的地理与文明的双重大探险大发现自此开启。夏训诚从美国回国后,在投入对彭加木的营救的同时,再一次组建罗布泊考察队,闯进了罗布泊。

  

  继斯文·赫定之后,1906年和1914年英国考古学家斯坦因到楼兰进行大规模的考古。他将楼兰遗址逐个编号,从LA编至LR,考察并发掘了数十个遗址,初次揭开楼兰古文明全貌。斯坦因在楼兰发现了大量的汉代文物:丝绸、汉简、中国古代典籍等,也发现了希腊神话中的赫拉斯像,大量佉卢文。这至少说明,中国、希腊和印度文明曾并行于楼兰。斯坦因的发现震惊了世界。

  

  楼兰和敦煌一样,是“吾国学术之伤心地”,并且楼兰还不仅仅是学术的伤心地,在19世纪末至20世纪初,塔里木盆地曾经有几十支外国探险、考古队活跃,沙俄对此觊觎已久,如普热尔瓦尔斯基的沙俄军官,把勘测新疆当作为国建功的通道;英国的政客们则将这里视作其进入亚洲抗衡俄国的工具,还有那些如痴如狂的考古学家们,寻找着文明碎片的同时,也以保护的名誉切剥壁画,盗取文物。

  

  “就算死在罗布泊,也要用肉身为罗布泊增加一点中国的有机质”。夏训诚永远不会忘记彭加木的这句话,只是当时没有想到竟然一语成谶。组建中国罗布泊科学考察队的想法就是那一晚形成的。彭加木将这一想法报告了中国科学院新疆分院,分院又报到中科院,中科院又协调军队,1980年,一份正式的文件批准了这个计划。考察队被准许在罗布泊进行两个月的考察。

  

  从科学的角度来说彭加木和夏训诚最想进行的是罗布泊的地理和矿产资源的考察,当时的中国百废待兴,人们对科学充满了期待,每一个进入罗布泊的科学家都受着科学大会上发出的“科学的春天”的信号鼓舞。而罗布泊也不负中国首批踏上它的土地的科学家,当夏训诚在彭加木失踪的当年的秋天再次进入罗布泊的时候,他就知道,罗布泊干涸的湖盆是一个聚宝盆,只要在盐壳下面稍稍挖个坑,就会有盐卤水流出,这是优质的钾盐,中国其它地方缺乏的矿藏。而罗布泊给世界带来的文明冲击整整激荡了上个世纪的二十年,引起的连锁反应和狂热可以用经久不息来形容。伊弟利斯是其中的参与者、发现者之一。

  

  80年最具有轰动效果的是“楼兰美女”的发现。考古工作者在罗布泊地区一个离地面高达七八米的风蚀台地的崖壁上,发现了一具保存完好的女尸。“脸面清秀、鼻梁尖高、眼睛深凹、毛发、皮肤、指甲都保存完好,长长的眼睫毛根根可数,甚至她的头发和皮鞋里的虱子都栩栩如生。她仿佛刚刚睡去。那健壮的骨骼、古铜色的皮肤让人相信她随时会站起来奔跑。深棕色的头发蓬散披在肩上。”考古报告中如此精确地描述这具女尸。经测定系3800年前遗存,白种人。白种人?当日本人用高科技将女尸复原,人们看到的是一个高加索人种,高鼻深目蓝色眼睛的女人。“楼兰美女”这个称呼不胫而走。

  

  1981年春天,也就是彭加木失踪一周年,夏训诚就进入了罗布泊。十二年之后,一部塔克拉玛干沙漠的综合考察报告面世。这部报告综合了沙漠地理、环境、气候、水文、地球化学、生物(含动物、植物、微生物)、土壤、土地资源、水资源、考古等十多个学科。夏训诚说,十多年的工作仅仅是揭开了塔克拉玛干的“神秘帷幔”,是在地球上唯一一块没有被综合科考过的地方做了一些基础工作。而在这个报告里,没有任何奇怪和灵异的发现。

  

  这次科考为塔里木的石油开发提供了理论的支撑,在对沙漠习性的了解与掌握之下,一条纵穿塔克拉玛干沙漠的世界上最长的沙漠公路诞生,创造了一个流动沙漠里修筑固定公路的世界奇迹。

  2004年9月,夏训诚回答了美国埃尔巴斯教授的提问,为什么干涸了的罗布泊是一个巨大的耳朵。他组织全国29名各学科的科学家对罗布泊进行了全面的考察,得出一个惊人的结论:罗布泊在1万年的时间长度里,曾经剧烈地干涸和充盈了七次,也就是说罗布泊曾经过七次生与死的轮回,罗布泊周边的动物、植物所有的生命都经过了七次生而死、死而生的劫难。而且更让人伤感的结论是,此回罗布泊之死,是永久的,再也不可能死而复生了,罗布沙漠已经形成,大的气候趋势已经不可能逆转了。而近100年,罗布泊的变化更为剧烈,但这100年的变化,主要不是自然原因引起,而是因为人类的干扰,特别是近50年的大规模农垦是造成罗布泊干涸的直接原因。

  

  夏训诚每年都在罗布泊大耳朵的沟沟缝缝中爬行,经历26次考察之后,他发现卫星图片上的蔚蓝色并不是水的颜色,而是盐卤折射的太阳光,耳轮并不是人们想象的湖水退缩的湖岸,而是湖水被太阳强烈蒸发之后猛烈抬升的盐壳。这盐壳完全记录了太阳在4到5年中吸干罗布泊的全过程。太阳猛烈时盐壳高耸,太阳黯然时,盐壳平缓。春夏秋冬每一季里太阳的热情不同,甚至同一季节中每一天太阳的热度不同都在这里留下痕迹。他把这称为盐壳形成的“韵律线”。深深浅浅、高高低低不同的韵律线构成了罗布泊大耳朵的基本形状。或者,换一个说法,就是罗布泊走向死亡刻度线,就像是大树在生长的时候,会留下年轮,而罗布泊在死亡时也留下了死亡记录。

  而大耳朵的耳孔、是湖水最后干涸的洼地,“耳垂”是塔里木河、车尔臣河、若羌河、米兰河经喀拉库顺湖注入罗布泊时留下的三角洲。大自然也是有生命的。罗布泊曾经就是丰盈的生命体,让人悲哀的是,当我们有能力了解罗布泊的时候,它已经死了。

  夏训诚的考察彻底结束了一个世纪的游移湖公案。罗布泊并不是一个游移湖,他们测到的罗布泊最低处为778米,而喀拉库顺湖的最低处为788米,两者相差10米,而1500年的沉积只有1米厚,因此不可能出现斯文·赫定所说的1500年游移一次。罗布泊不是游移湖,但它确实是一个流浪的湖。它只是一个巨大的洼地,没有传统意义上的湖岸,当塔里木河等沙漠河注入时,在这里会形成一片巨大但很浅的水域,但河水退缩的时候,罗布泊也跟着缩减。沙漠河流是没有常性的,它们在沙漠里冲撞前行,经常改道,罗布泊就像是绑在河流尾巴上的流浪乞儿,随着河流的摆动而在大地上流浪、反复、生与死的徘徊。罗布泊已经这样游荡了上万年。

  

  大家注意,在这个时间段里,彭家木是作为一个伟大的殉道者式的科学家出现在新闻和各种传闻里的,根本没有什么双鱼玉佩和离奇失踪的说法。那么,网上流传甚广的说法从什么时候,什么地方开始流传的呢?

  时间来到2009年。2009年6月21日新华社发出一条电文,一条修往罗布泊的铁路将在2010年下半年完工。之所以往“生命禁区”修筑铁路,是与罗布泊蕴含着丰富的钾盐资源密切相关。富钾的罗布泊盐湖工业远景资源量达5亿吨,潜在经济价值超过5000亿元人民币。

  

  这个钾有什么用呢?钾是维持人体生命和植物生长必需的元素之一,其在植物生长发育过程中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这对于一个农业大国是非常重要。但多年来,我国的钾矿资源都主要集中在青海省的柴达木盆地,年产量只有200万吨上下,仅能供应国内全年需求量的1/4。那么这个罗布泊钾盐矿对中国意味着什么呢?全球需要消费钾肥的国家有160个,但真正生产的只有14个,而且钾盐资源集中在白俄罗斯等少数几个国家,这就意味着当时的谈判桌上,中国人是没有话语权,人家说多少钱就多少钱,我国为此每年要花费巨额资金从国外进口钾肥。

  

  公开资料显示,中国从1998年到2007年钾肥进口量处于上升阶段,最高时进口占全球贸易量的23%,比如,2005年全国化肥进口总量为1382万吨,其中钾肥进口最多,达到883万吨,占了进口总量的近7成,耗资约为160亿元。最关键的是,进口的钾肥里许多的添加剂是不符合中国的土壤墒情和农名的耕种习惯,而且,高昂的价格,直接使农民失去了种地养家的可能性。粮食安全,就是国家安全,其中的重要性怎么提高都不过分。

  

  数据显示,全世界每年氯化钾的消费量大约为6000多万吨,而我国氯化钾消费量达1200万吨,如果我国没有自己的钾盐资源,如此大的需求量必将在国际谈判中处于劣势,我国因为国投罗钾(罗布泊钾盐基地)与青海盐湖两大钾盐企业支撑,在与国际钾肥公司谈判时有个更多的空间,钾肥国际采购价比印度每吨低10美元至20美元。

  

  硫酸钾更为特殊,每年大约只有550万吨的产能,其中美国、智利、德国的产能分别是40万吨、60万吨、100万吨,而罗布泊一地的产能就达到了150万吨。随着钾肥生产能力提高,中国在钾肥进出口方面获得更多话语权,成为“全球洼地”,农民用得起钾肥。罗钾的快速发展打破了国际生产巨头的垄断。

  罗布泊钾盐公司成立至今累计生产硫酸钾926万吨,国内硫酸钾市场占有率达到45%。成为世界最大硫酸钾生产企业。而国际钾盐生产巨头这些通过各种手段企图夺回钾盐的定价权和控制权。

  如果做个十字轴表格可以看出,彭加木失踪案,双鱼玉佩灵异事件的传闻出现时期和在网络上甚至嚣尘上的各种离奇传说,与罗布泊的钾盐开发与生产,是重合的俩条曲线。

  

  现在,结论不得出也出来了,金钱的声音,才是这个世界上最响亮的声音。那么,现在的罗布泊,现在它是个什么样子呢?

  

  在新疆罗布泊钾肥基地,我看到了这些:2005年,罗布泊湖底建起了生产基地,通过管道从80公里外引来自来水,从罗北抽来卤水,开建盐田,开始了大规模生产。2006年4月25日,新疆罗布泊钾肥基地年产120万吨钾肥项目正式开工建设,由采输卤、盐田、矿石采输、加工厂区、外部供水、热电站、哈密铁路专用线及仓储等七个主项工程,以及哈密办公基地和红柳井第二供水工程等其他配套工程组成。该项目总投资48亿元,项目也被列为国家“十一五”重点建设项目和国家2006年在西部地区新开工12项重点工程之一。经过两年多的建设,2008年11月18日生产出优级硫酸钾产品,加上前期的10万吨工业性试验装置,已具备年产130万吨的产能。2012年6月,120万吨钾肥项目通过国家发改委组织的项目验收。2015年产量已经超过150万吨。

  

  决死的不毛之地已经成为提供中国粮食生产肥料的风水宝地。季羡林先生说过,世界是只有一个地方交汇过世界几大文明几大宗教,这个地方就是塔里木盆地。罗布泊是一个地质学的实验室,第四纪地质的许多问题都可以在这里得到满意的答案。

  

  从科学的角度来讲,罗布泊的科学考察相当于人类对南极北极的考察,它是保存了原生态的少为人类打扰的地区,是地球表面上少有的能够了解地球变化和人类文明兴衰的活标本,包括地理的、环境的、考古的。所以,灵探要说,罗布泊,双鱼玉佩,彭加木失踪,不是什么灵异事件也不是第四第五空间,更不是外星人基地。而是我们这些科学家对大自然不停探索,解开世界上未解之谜的努力。

  

  西有王母不老泉,新疆昆仑城一片。

  远去古人魂尚在,累累忠骨埋青山。

  

  群魔乱舞 必有真相

  

  《灵探秦先生》是由中国著名风水大师秦阳明打造的一档风水探险揭秘类栏目。

  中国灵异探索,利用易经风水、道家秘术解读各种灵异事件、超自然现象,并用实际例子讲解科学与风水之间的关系。

  鲜为人知的第一手灵异案件,离奇的灵异探险经历,利用易经风水、道家秘术揭开当下热点灵异事件背后的真相,跟随秦阳明的脚步,用科学的原理解释所见所闻,解密所谓的异度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