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极风水师秦阳明

灵探秦先生之被诅咒的“老宅”

作者:中国风水大师 时间:2017-11-26 09:52:58 来源:www.qinyangming.com 阅读次数:789

  我曾去过这个世界上许多诡异的地方,也曾见过诸多你从未见过的景象,眼见不一定为实,耳听不一定为虚,跟我来!我将带你一起去探索那些灵异背后,不为人知的“秘密”..

  秦阳明

  

  

  万法皆空,唯有因果不空。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自古以来,莫不如此。很多事件,之所以解释不清,是不了解真相。

  

  

  前言

  上海的临先生是我高中的同学,住的也不远,和我关系特别好。从小也在北京的胡同里长大,高中的白衣年代,身材高大魁梧,英俊小伙子一个,得到挺多女同学的青睐。后来,高中没毕业就跟着父亲出了国,同学聚会的时候很是意气风发,在美国的普林斯顿大学读的经济,毕业就进了一家大型的投资公司。

  09年的时候,受公司委派,回到中国上海总部工作,一时风光无限。回到上海的时候,回到爷爷留下的老宅子里,就在静安公园附近的江宁路上,是一个环境优雅,闹中取静的三层小洋楼……

  “

  这个小洋楼在上海历史最悠久的舞厅,百乐门斜对面,是当年爷爷从百乐门老板顾联成手里买过来的,没买到手之前,曾是百乐门舞厅的一个大班的住所。后来大班出了事,顾老板又着急走,就低价卖给了临先生的爷爷。临先生的爷爷住了没几天,就随着国民党跑去了台湾,走的太匆忙,什么也没带走,只带走了房契地契,屋子里的东西却都留了下来。解放后,这个小楼曾经住过军管会的干部,史无前例的时候,被打砸抢了一番,后来被当地居民所住。住了没几年,据说闹鬼闹的太凶,人们纷纷搬走,连屋里的东西都没敢带,说煞气太重。在搬一架钢琴的时候,搬运的工人三个有俩个脚被砸伤,于是大家都说这屋里有主人,不能动其中的东西。这个小楼就荒废下来。文革结束后,落实政策,把这个小楼又还给了临先生的爷爷。临爷爷回来看了一眼,回台湾没多久就撒手人寰。

  临先生的父亲是革命青年,国民党去台湾的时候坚决不跟他父亲离开大陆,留下来建设新中国,后来改开后被临爷爷说服,一家人去了美国。

  

  临先生刚搬进这小楼的时候,嫌房子太老旧,找了师傅装修。所有的邻居都说这小楼不能住,闹鬼,半夜常常传出歌声,还能看见一个女人的身影,穿着旗袍在跳舞,据说有几次,还有人看见这女人出入小巷路口,好像在等什么人,见了人还很有礼貌的打招呼,但是看打扮和衣着,完全是三四十年代老上海的风格。而且,从六十年代起就有人看见这女人,一直到八十年代,还有人见过,居然容貌,打扮一直都没变过。不管冬夏,都是一身旗袍,大红高跟鞋,老人们说,这是上海以前舞女的打扮,再加上这小楼以前是40年代百乐门最红的舞女陈曼丽临死前的住所,大家都说,这是陈曼丽的冤魂一直没散。

  临先生是在美国长大受的教育,哪里相信这些?转了一圈后,就找装修队开始砸墙扔东西,这一弄,出事了。

  二楼大卧室有面落地的穿衣镜,也不知道哪个年代的,十分老旧,落满了灰尘。工人问还要吗?临先生说我看看是不是什么纪念品,找块布擦一下,看看有没有保留价值。擦光了上半截,在擦下面的时候,猛抬头,一个美丽的女子在对他微笑。吓得临先生当时就做到了地上。揉揉眼睛,再看,这个女人却不见了,这是块很正常的落地镜。赶紧告诉工人抬走扔掉。工人其实也看见了,没敢动,说我们还是先弄别的吧。图纸已经设计好了,需要砸穿楼下的几堵墙,在砸墙的时候,又发生了更奇怪的事。

  砸墙的时候,从墙里面掉出一个小盒子,古香古色,材质非金非木,说不清是什么东西做的,但是这盒子是完全镶嵌在墙里的,不是墙面凿洞放进去的,而是在砌这堵墙的时候就直接砌进去的。打开一看,里面有条很奇怪的布,上面很多线头。临先生后来告诉我,刚打开这盒子的时候,就感觉一股阴气飘了出来,当时就觉得很冷。他好奇的拿起来看了看,这布却是时间久远,一拿起来就碎了,他也没多想,直接扔掉碎布,留下了盒子。刚把墙砸倒,临先生在上楼梯的时候滚落了下来,身上多了一张符,纸张很老旧了,但朱砂清晰可见。这下,他是再也不敢呆了,连滚带爬的出了小楼。

  结果当天晚上回去就发高烧,烧到了四十度,去医院化验,却也检查不出原因,但是用了各种手段,高烧一直不退,只能诊断呼吸道感染,住院观察。一直全身发寒,身上出了大大小小的红疹,头发也一绺绺的往下掉。明明睡不着,却一直在做着噩梦,有个女人一直对他微笑,而且脖子上一直流着血。

  医生毫无办法,打了大剂量的镇定剂,并且下了病危通知书。临先生的夫人也是我们高中同学,正好我当时在杭州,解决另外一件重要的事,赶忙给我打电话,我当天就赶到了上海。

  ”

  到医院看到临先生的时候,他已经深度昏迷,嘴里还在念叨几个名字,还含含糊糊的说着什么。叫他名字,已经不能回应,只有物理刺激还有反应。我仔细看了他的症状,并且问了急症室大夫几个问题,确认,我这个同学是中了邪,还是很厉害的那种。我和大夫商量,把临先生弄醒,我有办法救他。大夫一双大眼睛紧紧看着我,就像看傻子似的:我这急救室大夫都束手无策,你啥都没有,张嘴就能救?我说,只要他醒过来,能说话,我就有办法。大夫直接就一句,您请出去。我只好直接说,我受他家属委托,来处理这事。解释半天,大夫也没别的好办法,只好带我进去重症室。让临先生醒过来不难,因为本来就打了镇定剂,等药力过去再物理刺激就可以清醒。最大的问题是清醒过来他也没有理智了。

  我双手掐住他的虎口,不断揉搓,拿出一根银针,刺向其中指指肚,因中指贯通人体百会穴,不断刺激有开窍醒脑,脱虚固阳的效果,能使人瞬间从昏沉当中清醒过来。临先生慢慢地苏醒过来,在不断的询问下,终于弄清了他都遇到些什么。

  

  救人如救火,再不去解决就真得来不及了。我叮嘱了大夫几句,就赶到了临先生爷爷留下的小楼里。在路上,打电话问了临先生的父亲,弄清楚了小楼的几个原主人后,来到了江宁路。小楼的坐向是坐西北,望东南,艮位望山,方位还算可以。在外面看了半天,佩戴好护身符,我进入了这个荒废很久的小洋楼。

  那么,真相到底是什么?

  这是个典型的欧洲型建筑,厅大窗高。立柱型结构。先找到了临先生说的那个落地镜,如果没意外的话,玄机就在这镜子里。

  

  仔细的观察镜面,这个镜子是一种设计巧妙的凹凸镜,就是哈哈镜,镜子是一种单透设计。可以照的人身显得苗条,而且在角度合适的情况下,能把镜子背面的照片反射在镜面上。果然,把镜面拆下来,后面一幅有点发黄的彩色西洋绘画,画上的女人,正是以前这个小楼的主人——陈曼丽。而画的下面压着一缕长发,上面搭着三条土布,土布上还写着生辰八字。

  

  古老相传,这种做法叫专情蛊,是苗寨大蛊雅专用的。这专情蛊是用一条从小在蛊雅(为女性,和别的民族祭祀的作用类似)身边长大的白蛇所喂养的,到蛊雅要嫁人的时候,需要放在蛊雅的神像下面,其实是克制蛊雅多情蛊的一个东西。当蛊雅真正喜欢一个人的时候,专情蛊感应发生作用,多情蛊是看住男方的,这专情蛊是看住蛊雅的,如果蛊雅移情别恋的话,专情蛊就会发生作用,反噬主人。这个东西是蛊雅出嫁或定情时,当着男方的面服下的。要不然这蛊雅各种让男方忠心的手段,全身是毒,万一变心男人连尸骨恐怕都找不到,没这东西谁敢娶啊?如果这大蛊雅一直没找到喜欢的人,就会一直带着这东西,如果不幸以姑娘的身份去世,这蛊雅就会找到第一个看见神像的男人,附到他身上,让他一生都思念这个女人,以免这蛊雅九泉之下无人挂念。除此之外,倒也没什么大碍。这个也好化解,实在不行让临先生惦记这个陈曼丽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这么看来,这个陈曼丽还是个苗族姑娘,看来还修炼过迷情蛊之类的东西,要不也不能那么红,那么多男人为她痴狂。而且,看来一直到去世,她也没有喜欢过一个人。

  

  找到了那面临先生所说的砸开墙有个盒子的地方,观察半天,这里应该是个东洋邪术施法留下的痕迹。这个邪术我们叫鬼头咒,是用来报复杀死自己亲人的仇人,让仇人活不踏实,死不安宁。是日本北海道那里一种古老的咒法,做法类似千人符,也是街头请多人在写着自己死去亲人姓名的布条上按特殊的办法缝制而成,然后浸泡多种大鱼的内脏和污血多日念恶咒,这个咒需要放到害死自己亲人家里或常去的地方才会起作用。中这个咒的人需要百年后才能转世超生。

  

  对照前面陈曼丽的身份,终于搞明白了这个符的来历。应该是当年日军占领上海后,这个日本军官看上了大世界的头牌,陈曼丽。而陈不从,军官恼羞成怒,派人当众开枪射杀陈曼丽(这个事件当年轰动一时,百乐门舞厅事件。头牌陈曼丽在坐台时被当场射杀,身中三枪)陈曼丽本身就是大蛊雅,当时护身蛊就反击凶手,当晚凶手就被万虫噬心而死。凶手的家人也是个咒师,弄清事情后从北海道赶过来,在陈曼丽遗居里连夜砌了堵墙,把这个咒语砌了进去,想用咒语诅咒陈曼丽的亡魂百年。

  但是这咒语别人就算打开接触到了也就顶多高烧二三天就解除了,虽然很厉害,但是是专门对付仇人的,不是仇人没多大作用。

  

  哪为什么临先生会浑身红疹,掉头发呢?这明明是南洋降头术法造成的后果,普通的降头都会有大头玩具或人偶之类的东西,而且南洋降头也不会持续这么久,看来这降头和原来的主人陈曼丽不会有什么关系。找这个就不难了,用罗盘测定房屋的西北阴处,走到坎位,按方位向左边搜寻,果然找到了一个玩具娃娃大小的人偶,上面果然有降头术,有名字和出生年月日。看出生时辰,却是70年代生人,看来是当年这小楼的上任主人得罪了谁,专门来针对家里小孩的。这个一般就是警告意味的多,降头大部分是一种热带特有的病毒,能使人发红疹,顶多就掉头发,却不会伤人性命。这个好解决,烧了人偶就可以。

  本来这三样咒术都不是对付临先生的,但是他全赶上了,本来单独一样不至于危及性命,但是三样一起,却差点要了他的性命。

  这些都弄明白了,就开始着手解决了,南洋降头是最好办的,降头本身就是一种病毒,因生于南洋其性阴木,在五行中阴木过强过旺反而克金伤肺伤皮毛,所以中了降头会影响上呼吸道,在医院用现代医学诊断其实就是上呼吸道感染,而且起红疹。在院子里的东南方立金位火以烧尽人偶,烧尽后用三年公鸡血浸泡灰烬,什么时候这灰烬没有了,什么时候这降头术就解除了。东洋咒术就需要做场小法事,如果能找到当事人的指甲和头发最好,包好了用纸钱焚烧就可以,像现在这样时间久远,就需要念往生咒了,而且需要中了咒的本人三年不能吃鱼类,这个也好办。

  

  其实比较不好解决的倒是这专情蛊,相思入骨其实说的就是这类的情蛊,要想想一个人很容易,但是要不想一个人却很难。这专情蛊比别的蛊虫更微小,是一种苗疆特有的彩纹蜘蛛,每天用这种蜘蛛喂养白蛇,喂养三年后,取的少量蛇胆用秘法炼制,自己自愿服下是无解的,但是别人误中的话还是有办法的。

  处理好降头和东洋咒,我回到了医院,果然,临先生已经醒了,身上的红疹也在减退,高烧也退了,大夫坚持说是消炎药起了作用,那就是药起作用了吧,自古医巫不分家,只要人没事,谁治好的无所谓。我把事情的经过详细的告诉了临先生,最后问他,你打算怎么治你身上的专情蛊?如果不管它,倒没什么危害,恭喜你,你对一个80年前的红舞女念念不忘就是了。如果想治,不是不可以,代价是,你变成一个大胖子,而且可能减不下来了,体型会变成很庞大,因为治这个需要每顿饭吃猪肉和猪油拌饭,专情蛊很厌恶这味道,吃一段时间,自己就会排出体外。临先生倒是无所谓,爱上一个死去的红舞女倒是挺好玩的,他老婆不干了,坚决让他治疗。

  于是,你们现在可以看到美国某投资公司的大中华区老总是个很帅的风度翩翩的大胖子。

  昔日洋场红舞女,原是苗疆养蛊人。

  一栋小楼忆往昔,全是人间爱与恨。

  群魔乱舞,必有真相

  《灵探秦先生》是由中国著名风水大师秦阳明打造的一档风水探险揭秘类栏目。

  中国灵异探索,利用易经风水、道家秘术解读各种灵异事件、超自然现象,并用实际例子讲解科学与风水之间的关系。

  鲜为人知的第一手灵异案件,离奇的灵异探险经历,利用易经风水、道家秘术揭开当下热点灵异事件背后的真相,跟随秦阳明的脚步,用科学的原理解释所见所闻,解密所谓的异度空间。

  微信搜索 灵探秦先生 关注后第一时间获取灵异事件,每晚九点不见不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