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灵探秦先生之顺义白毛僵尸(下)

灵探秦先生之顺义白毛僵尸(下)

时间:2018-02-02 17:33 来源:www.qinyangming.com/ 作者:秦阳明 点击:

我曾去过这个世界上许多诡异的地方,也曾见过诸多你从未见过的景象,眼见不一定为实,耳听不一定为虚,跟我来!我将带你一起去探索那些灵异背后,不为人知的“秘密”..

秦阳明

万法皆空,唯有因果不空。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自古以来,莫不如此。很多事件,之所以解释不清,是不了解真相。

【点击看上回】

昨晚半夜,下了一场暴雨,农村的小路泥泞不堪,我赶到大刘家的时候已经上午九点多了。

这时候,他家的院子里也已经汇集了不少“热心”的村民了。

我发现,原来的那两间破瓦房,已经翻新了,而且院子里的泥土地,也抹成了水泥地面了,看来大刘这几年还是有些工作“成绩”的。

我正在想着,突然听到人群里传来了一个中年左右的男人声音:“我警告过你,让你把她火化,你就是不听!这下好了吧,全村都要遭殃了!”

顺着声势,我看见大刘在几个好心村民的搀扶下,正四仰八叉,“葛优躺”的姿势在自家的窗户跟下,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正在训斥着他。

出于职业习惯,我粗略的打量了一下大刘,虽然几年没见了,但他还是着装朴实,憨憨的样子。

他看见我来了,眼睛顿时闪烁出了光芒,刚要起身,我给了他一个别动的手势,便朝张氏走了过去…

【张氏的真实死因】

此时的张氏耷拉着脑袋,正卧靠在自家院子西南角的枣树下。

张氏两次“破土而出”,再加上已经死亡将近半个月了,身上已经多处溃烂,并散发出阵阵令人作呕的恶臭味道。

还好现在是初春,北方的天气并没有那么热,身体腐烂的程度没有那么快。我带好事先准备好的口罩和手套蹲在张氏面前。

我左手缓缓的托起张氏的下额,仔细观察着张氏的鼻孔、耳孔,里边都有渗血的痕迹,不过现在已经结成血痂

我用右手拨开她的眼皮,白眼球通红,也出现了充血状况,这应该就是正常的脑出血死亡。

“脑出血”是一种常见性疾病,大部分都是由大脑中的动脉血管(豆纹动脉)破裂而造成的,该动脉管腔较细,受到高压时容易破裂出血,如医治不及时,死亡率非常高,老人和血压较高的人群发病率极高。出血后,血液会随着面部有孔部分(一般是指五官)外渗出来。

我拿出放大镜仔细的观察着,生怕漏掉一点线索。

面部、手指、胳膊、腿部、鞋子等,从头到脚,觉得没有任何遗漏的时候,我才回头看了看大刘。

这时的大刘,也好像缓和了一些。

他直了直腰刚想站起来,我突然厉声说道“别动”!“你今天早上出去了”?

大刘被吓了一跳,一脸茫然的看着我,摇了摇头。

看他这个表情我真的哭笑不得,起身快步走了过去,一把将他拉了起来。“走吧,带我去看看墓地”!

大刘的奶奶就下葬在自家的田地里,这是在农村里最常见的一种方式。

第一,农村没有闲置的土地修公墓,第二,自家的地不花钱,而且想怎么葬都可以,没人管。

沿途的路上,我仔细观察了一下这片土地,方方正正大概有个四、五亩,前后左右也都有田地,但都是别人家的。

有的还在耕作,有的也已经荒废了,和普通农田并无两样。

一眼望去,四周也并无山势水源。

很多人会以为,只有在山水之间的地方才能生成龙脉,毕竟寻龙点穴要先观四项:龙、穴、砂、水

其实不然,古人以宏伟的山势为“龙”,而龙,又可分为真龙、假龙,显龙和潜龙。龙脉连绵起伏、走势不定,可入海、可落地(地壳变迁,山势下沉于地表)。

寻龙分金定穴,就以潜龙最为复杂,又称为:“平地拔龙”。

不但需要消耗大量的时间来鉴别地表微弱的高低变化、土壤的硬度和质感,还要观察土表的色泽。

一般来讲,龙脉结穴的地方都会有五色土的出现,环环相套各色不同,又称“太极晕”。

不过话又说回来,一旦龙沉于地表,相对的能量也就没有那么大了。

葬书有云:葬者,藏也,乘生气也

简单讲就是要将先人的坟墓修建在藏风聚气的位置。

想要藏风聚气,就必须要有靠山和水源,否则就是“气乘风则散了”。

这也真是应了六十四卦中乾卦的初九爻:“潜龙勿用”。

潜龙勿用,本身是讲“一件事物或一个人,时机不到并不成熟,不要轻举妄动、应该多保存实力,静观其变之意。”

在风水中则表示:山势由强转弱,锐气已藏,勿用(不可用)之象

其实文王六十四卦与天(星象)、地(风水)、人(命里)三才相通,只是知道的人少之又少…..

不多时,我们已经来到了大刘家的祖坟,张氏下葬的位置。

下过雨的农田更是难走,几次差点摔倒,鞋子和裤子上已经沾满了泥土。

大刘家的祖坟地处村子的最西头,地势较为低洼,旁边地面有几处还汇集着一小坑没有渗透完的雨水。

我连忙走了过去,仔细的观察起来。

拿出罗盘定了方向,乾山巽向(坐西北向东南)从上到下一共三座

大刘家的人丁稀薄,葬墓排列虽然简单,但也应该是受过高人指点。

一、此墓朝向寓意为:此秋虽多事,泰来暖花开

意思是说,虽然我们的家族目前不是很好,但是我们的后人一定丰衣足食,否极泰来。

二、分金定向精准,左不兼辰、右不兼巳。

三、此葬法很像阿拉伯数字“1”,最上边是大刘的祖爷祖奶、中间是大刘的爷爷奶奶、最下边的是大刘的爸爸。

这种葬法又称“步步蹬高”,祖爷爷脚下是他爷爷的头,爷爷脚下是他爸爸的头,就是一个蹬一个,蹬向东边地势较高的方向,也是象征子孙后代越来越好、越来越发达的意思。

这个葬法当年是非常受那些家里男丁比较少的达官、财主家族青睐的…

“秦老师,你看”!

我还在想着什么,突然被大刘叫的回过神来。

顺着他的手指,我看到了中间的那座坟果然出现了一个大洞。

我用袖口捂住了口鼻(防止吸入墓穴里的腐气),走了过去。

墓中的棺材半掩着(有些地方的风俗棺材盖是不打钉子的),足够一个人钻进钻出的。

我仔细观察着墓洞周边所有的情况,生怕漏掉任何一个细节。

大概过了半个时辰,一个声音传来:“不火化?我倒要看看一个黄毛小子,怎么对付这白毛旱魃”!

我回过头来,说话的正是人群里那五十多岁的男人。

我并没有理会,直接对一脸紧张盯着我的大刘笑了笑,“时候不早了,一会还要请大家帮奶奶入殓呢!”

“入殓?这……”大刘瞪大眼睛一连茫然的问。

“对!我已经知道抓僵尸的办法了,不用火化,不过我可能要在你家住上几天了!”

我加重了语气。

午饭都没来得及吃,我就带着大家一起把张氏再一次的安葬了。

不过这一次我们的速度很快,我既没有充当“歌神”,也没有让大刘做我的粉丝。

因为在他心里,我早已经是他的偶像了(哈哈)。

完事以后,大刘带着我们到村子里最好吃的一家馆子大吃了一顿(现场的人基本都去了,只少了那五十多岁的中年男人)。

馆子不大,做饭的就是店里的男老板,他做了几个拿手的好菜:红烧肉烧板栗、柴鸡炖蘑菇、香葱柴鸡蛋、红焖羊肉…在大刘的邀请下,我陪他喝了两杯。

喝完酒的他,话也多了起来,饭也没少吃。

看来他今天真的“轻松”了…

【抓僵尸】

是夜,我看了看表,已经是23点多了,大刘睡下两个多小时了。

我俩有约在前,为了不打草惊蛇,查出真相,我白天休息,晚上必须独自值班。

开始大刘还不肯,在我连哄带吓唬,也就答应了。

这一夜,大刘翻来覆去,躺到后半夜竟然说打死也睡不着了,还亲自下厨做了一大盆热汤面。

正好我也饿了,就由他去弄吧。

你别说,这热汤面让他做的有滋有味的,葱花呛得锅,面里边放的火腿片、虾皮、最后还窝了两个荷包蛋。

真香啊,大刘把“干货”全捞给了我,我一连吃了两大碗,汤都没剩。

这时候的大刘还在埋头苦吃,酒足饭饱的我,看了看我对面这个八尺多高的汉子,踏实肯干、自力更生、谦和憨厚、命运多舛,我的眼睛竟然有点湿润了……眨眼间,天亮了。

来到院子,平安无事….

第二天,吃过晚饭,我俩一直侃大山。

此时的我就是个“超级演说家”,天南地北、古今中外。

而他,就像是一个半大的孩子,听得津津有味手舞足蹈…直到我一连打了几个哈欠,才发现已经一点多了。

我连忙催他去休息,他才恋恋不舍,意犹未尽的趴在了床上。

这一夜,除了大刘胡乱的说了几句梦话,平静的很。

第三夜,吃完晚饭没有多久,我就把满脸写着“不高兴”的大刘推到了床上,并嘱咐他早点休息。

虽然他还想听我的传奇经历,但是,我深知,今天晚上对我,及其的重要….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我望着静悄悄、黑乎乎的院子,再看看一阵阵鼾声传来的大刘,一切在平常不过了。

有些时候,等待是最无聊的事情,感觉浑身都不自在,一小时…两小时…天,又亮了……

这到底是怎么了?哪个环节出了问题?我一直对自己的判断非常的自信。

三天了,三天竟然什么也没有发生!

我百思不得其解,我不断的回忆着所有的细节,难道是我错了?不可能,答案就在眼前。

我要坚持下去,必须坚持下去!

第四夜,我情绪有些焦躁,吃完晚饭不多会就催促大刘赶紧上床睡觉。

大刘虽然实诚,但是不傻,他看出我有些情绪,也就乖乖的去睡了。

要说大刘,心里要没啥事的话,睡眠质量还真好,这刚躺下不多时,就传来了“排山倒海”之声,忽高忽低、忽长忽短,节奏感极强…

我还在细想着每一处的环节,究竟遗漏了哪里….想着想着时间又过了大半,脑子也开始发沉起来。

“轰隆隆”一阵雷声传来,把我从瞌睡中惊醒。

我晃了晃脑袋,朝院子望去,夜,还是平静如初。

再看看大刘,鼾声不断,这样都吵不醒……突然,大刘直挺挺的坐了起来!他面无表情的睁着眼睛,目光呆滞,直勾勾的看着前方。

“轰隆”又是一个炸雷!

十几秒钟后,大刘就像是一个没有了灵魂的躯壳,开始机械般的穿衣穿鞋,完全忽略了我的存在….我的心也开始紧张急促的跳动起来,我压住自己的呼吸,暗想着“终于来了”!……

此时的大刘如同行尸走肉一般,拿起院子里的铁锨,摇晃的走出了院子…..我大气都不敢出,一路尾随着他…..向…墓地走去…..诡异至极…..

该来的一切都会来,也正如我所期盼,答案将至…..雨,星星点点的洒落着。

大刘放下铁锨,在张氏坟前不由自主的摇晃着身子,也许是对张氏的思念,也许是一种精神上的寄托….一切都不重要了…..我快速走到大刘的身边,拿出早已准备好的浓缩二氯苯(一种化学剂,气味刺鼻可以迅速醒脑,大量吸食有毒),放到大刘的鼻孔下。

不多时,大刘渐渐有了意识,眼睛也有了神情。

只见,他眨了眨眼睛,恍惚的侧过头来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墓地,吭也没吭一声就倒下了…

【灵异真相】

大刘再醒过来的时间是第二天的中午了,他缓缓睁开了眼睛,发现我在旁边。

他的嘴唇微微的颤抖着刚想说些什么,我连忙打断他,我笑了笑,示意他不要说话。

写到这里,相信大部分读者也知道发生什么了,那就再听一遍我对大刘的阐述吧:

那天我赶到了事发现场,首先对张氏做了一个比较详细的外观尸检(之前已经做过阐述),发现张氏种种特征,确实死于脑出血症状,并非“横死”。二、张氏皮肤上边并非是从体内长出的白毛,而是一种霉菌(就像家里的剩菜剩饭放久了,长毛了)。

原因是张氏家族墓穴地势比较偏低,容易积累大量雨水,而且土内含有硅铝酸盐(黏土)比较多,造成渗水性能较差,墓穴过于潮湿

三、我仔细检查过张氏的指甲和鞋底,都是非常的整洁

如果她是从墓里爬出来的,那就避免不了拨开泥土,指甲里肯定会存有土屑。

而且当天凌晨还下过雨,鞋底怎么会这么干净如新?

反而是大刘的鞋底和裤管上面沾满了泥土(所以当时我问过大刘是否出过门)。

四、可能有的朋友会问,那为什么张氏的指甲会变长了呢?

其实这个也是一种常见的生理现象

人在死亡之后,虽然大脑和心脏停止了跳动,但是身上的细胞和代谢并不会马上停止,还是会照常的运行,在经过一段时间后才会停止,除非你把他急速冷冻。

五、我们去了墓地,我发现张氏的墓穴四周有很多脚印,和大刘的鞋子尺寸非常吻合。

因为那天半夜下过雨,所以大刘的鞋子底下才会粘有很多的泥土。

而且我仔细观察了墓穴洞口,有很多“刀切”一样的痕迹,这明显是铁锨所致。

所以张氏是被人“挖”出来的,并不是自己“爬”出来的。

那这个人究竟会是谁呢?答案其实很明显了,就是大刘本人所为。

他并非是装成的无辜,而是他真的浑然不知。

为什么?因为他…..梦游

所以这场“闹剧”是大刘自编、自导、自演而成的。

现实的生活中给了他很多的不幸!

没有朋友、分裂的家庭、丑陋的相貌、“与众不同的奶奶”、别人的歧视,一个个的亲人又离他而去,他独自忍受着痛苦、忍受着压力……导致他性格和精神出现了很多的缺陷,内向、压抑、崩溃……奶奶对他来说是所有的精神寄托,也是世间唯一的亲人。

张氏突然间的“不辞而别”对他打击很大……

“梦游”,著名的心理学家佛洛依德认为:梦游是一种潜意识压抑的情绪在适当的时机发作的表现。确实,梦游患者大多数都有一些痛苦的经历。

写到这里,很多细心的读者会问到:那为什么前几天没事,而第四天才出现梦游呢?这里面还有两个细节:

1、这说明大刘是间接性的梦游,而并非是一个真正的梦游症患者。

2、那你们就心在细一点,下葬当天发生过什么?“下葬当天,风和日丽。除了天上打了几声干雷,也并无大事…..”OK,问题就出现在这里。

下葬当天,大刘的内心是极端的悲伤、压抑。

对于他来讲,身边发生的一切都与他毫无关系了,因为此时的他太“全神贯注”在悲伤里了。

这就形成了“催眠”中最有利的条件,传来的雷声无形中形成了催眠的“指令”,只是他自己当时毫不知情,毫无感觉。

而在他的大脑里已经抓取了这个看似偶然的信息,并形成潜意识“雷声”和“失去奶奶”。

所以在熟睡中的大刘听到了“雷声”,大脑的下意识就行成了“你将失去你唯一的亲人”,因此产生了后边一系列的故事…….不想失去奶奶的大刘,将张氏从墓地里背了回来,把她放到平时经常纳凉的树下,所以张氏并非是僵尸……

好了,写到这里,我们今天的故事也该结束了。

很多朋友肯定还很关心大刘今后的生活。

那我说说吧:后来呢,我给大刘介绍了一位很著名的心理医生做心理辅导。因为也是我的朋友,也听说了大刘的经历,所以都是免费治疗(在这里要给他点个赞)。

因为大刘积极配合,很快就康复了,情绪也变得开朗了很多。

最重要的是2017年的5月份,我还参加了他的婚礼。

老婆虽然是外地人,但是看面相很踏实、很实在,前不久还听说老婆怀孕了…..

我抬起头看着郁蓝的天空,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人生,也许曲折不堪,也许颠沛流离,但是只要心中有梦,就一定会迎来美丽的阳光”

(完)

本生本性本有灵,一朝灯灭万事空。

白发白毛白鬼魂,原是子孙念亲恩。

群魔乱舞 必有真相

《灵探秦先生》是由中国著名风水师秦阳明以个人经历为原型,以阴阳五行、周天十六卦等术数为依据,创作的一档探索、揭秘类综合栏目。

其中内容包括道家秘术、湘西蛊术、东南亚降头术等玄学之精髓,解读各种奇门风水、灵异诡秘、超自然现象等事件。并用实际案例讲解现实与风水术数之间的关系。

鲜为人知的灵异案件、离奇古怪的探险经历,情节惊悚、刺激...让我们跟随秦阳明的脚步,一起去探索和鉴证,这个世界诡异空间里的秘密......

 
国学文化工作室
首页 > 新闻中心>灵探秦先生之顺义白毛僵尸(下)
灵探秦先生之顺义白毛僵尸(下)

我曾去过这个世界上许多诡异的地方,也曾见过诸多你从未见过的景象,眼见不一定为实,耳听不一定为虚,跟我来!我将带你一起去探索那些灵异背后,不为人知的“秘密”..

秦阳明

万法皆空,唯有因果不空。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自古以来,莫不如此。很多事件,之所以解释不清,是不了解真相。

【点击看上回】

昨晚半夜,下了一场暴雨,农村的小路泥泞不堪,我赶到大刘家的时候已经上午九点多了。

这时候,他家的院子里也已经汇集了不少“热心”的村民了。

我发现,原来的那两间破瓦房,已经翻新了,而且院子里的泥土地,也抹成了水泥地面了,看来大刘这几年还是有些工作“成绩”的。

我正在想着,突然听到人群里传来了一个中年左右的男人声音:“我警告过你,让你把她火化,你就是不听!这下好了吧,全村都要遭殃了!”

顺着声势,我看见大刘在几个好心村民的搀扶下,正四仰八叉,“葛优躺”的姿势在自家的窗户跟下,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正在训斥着他。

出于职业习惯,我粗略的打量了一下大刘,虽然几年没见了,但他还是着装朴实,憨憨的样子。

他看见我来了,眼睛顿时闪烁出了光芒,刚要起身,我给了他一个别动的手势,便朝张氏走了过去…

【张氏的真实死因】

此时的张氏耷拉着脑袋,正卧靠在自家院子西南角的枣树下。

张氏两次“破土而出”,再加上已经死亡将近半个月了,身上已经多处溃烂,并散发出阵阵令人作呕的恶臭味道。

还好现在是初春,北方的天气并没有那么热,身体腐烂的程度没有那么快。我带好事先准备好的口罩和手套蹲在张氏面前。

我左手缓缓的托起张氏的下额,仔细观察着张氏的鼻孔、耳孔,里边都有渗血的痕迹,不过现在已经结成血痂

我用右手拨开她的眼皮,白眼球通红,也出现了充血状况,这应该就是正常的脑出血死亡。

“脑出血”是一种常见性疾病,大部分都是由大脑中的动脉血管(豆纹动脉)破裂而造成的,该动脉管腔较细,受到高压时容易破裂出血,如医治不及时,死亡率非常高,老人和血压较高的人群发病率极高。出血后,血液会随着面部有孔部分(一般是指五官)外渗出来。

我拿出放大镜仔细的观察着,生怕漏掉一点线索。

面部、手指、胳膊、腿部、鞋子等,从头到脚,觉得没有任何遗漏的时候,我才回头看了看大刘。

这时的大刘,也好像缓和了一些。

他直了直腰刚想站起来,我突然厉声说道“别动”!“你今天早上出去了”?

大刘被吓了一跳,一脸茫然的看着我,摇了摇头。

看他这个表情我真的哭笑不得,起身快步走了过去,一把将他拉了起来。“走吧,带我去看看墓地”!

大刘的奶奶就下葬在自家的田地里,这是在农村里最常见的一种方式。

第一,农村没有闲置的土地修公墓,第二,自家的地不花钱,而且想怎么葬都可以,没人管。

沿途的路上,我仔细观察了一下这片土地,方方正正大概有个四、五亩,前后左右也都有田地,但都是别人家的。

有的还在耕作,有的也已经荒废了,和普通农田并无两样。

一眼望去,四周也并无山势水源。

很多人会以为,只有在山水之间的地方才能生成龙脉,毕竟寻龙点穴要先观四项:龙、穴、砂、水

其实不然,古人以宏伟的山势为“龙”,而龙,又可分为真龙、假龙,显龙和潜龙。龙脉连绵起伏、走势不定,可入海、可落地(地壳变迁,山势下沉于地表)。

寻龙分金定穴,就以潜龙最为复杂,又称为:“平地拔龙”。

不但需要消耗大量的时间来鉴别地表微弱的高低变化、土壤的硬度和质感,还要观察土表的色泽。

一般来讲,龙脉结穴的地方都会有五色土的出现,环环相套各色不同,又称“太极晕”。

不过话又说回来,一旦龙沉于地表,相对的能量也就没有那么大了。

葬书有云:葬者,藏也,乘生气也

简单讲就是要将先人的坟墓修建在藏风聚气的位置。

想要藏风聚气,就必须要有靠山和水源,否则就是“气乘风则散了”。

这也真是应了六十四卦中乾卦的初九爻:“潜龙勿用”。

潜龙勿用,本身是讲“一件事物或一个人,时机不到并不成熟,不要轻举妄动、应该多保存实力,静观其变之意。”

在风水中则表示:山势由强转弱,锐气已藏,勿用(不可用)之象

其实文王六十四卦与天(星象)、地(风水)、人(命里)三才相通,只是知道的人少之又少…..

不多时,我们已经来到了大刘家的祖坟,张氏下葬的位置。

下过雨的农田更是难走,几次差点摔倒,鞋子和裤子上已经沾满了泥土。

大刘家的祖坟地处村子的最西头,地势较为低洼,旁边地面有几处还汇集着一小坑没有渗透完的雨水。

我连忙走了过去,仔细的观察起来。

拿出罗盘定了方向,乾山巽向(坐西北向东南)从上到下一共三座

大刘家的人丁稀薄,葬墓排列虽然简单,但也应该是受过高人指点。

一、此墓朝向寓意为:此秋虽多事,泰来暖花开

意思是说,虽然我们的家族目前不是很好,但是我们的后人一定丰衣足食,否极泰来。

二、分金定向精准,左不兼辰、右不兼巳。

三、此葬法很像阿拉伯数字“1”,最上边是大刘的祖爷祖奶、中间是大刘的爷爷奶奶、最下边的是大刘的爸爸。

这种葬法又称“步步蹬高”,祖爷爷脚下是他爷爷的头,爷爷脚下是他爸爸的头,就是一个蹬一个,蹬向东边地势较高的方向,也是象征子孙后代越来越好、越来越发达的意思。

这个葬法当年是非常受那些家里男丁比较少的达官、财主家族青睐的…

“秦老师,你看”!

我还在想着什么,突然被大刘叫的回过神来。

顺着他的手指,我看到了中间的那座坟果然出现了一个大洞。

我用袖口捂住了口鼻(防止吸入墓穴里的腐气),走了过去。

墓中的棺材半掩着(有些地方的风俗棺材盖是不打钉子的),足够一个人钻进钻出的。

我仔细观察着墓洞周边所有的情况,生怕漏掉任何一个细节。

大概过了半个时辰,一个声音传来:“不火化?我倒要看看一个黄毛小子,怎么对付这白毛旱魃”!

我回过头来,说话的正是人群里那五十多岁的男人。

我并没有理会,直接对一脸紧张盯着我的大刘笑了笑,“时候不早了,一会还要请大家帮奶奶入殓呢!”

“入殓?这……”大刘瞪大眼睛一连茫然的问。

“对!我已经知道抓僵尸的办法了,不用火化,不过我可能要在你家住上几天了!”

我加重了语气。

午饭都没来得及吃,我就带着大家一起把张氏再一次的安葬了。

不过这一次我们的速度很快,我既没有充当“歌神”,也没有让大刘做我的粉丝。

因为在他心里,我早已经是他的偶像了(哈哈)。

完事以后,大刘带着我们到村子里最好吃的一家馆子大吃了一顿(现场的人基本都去了,只少了那五十多岁的中年男人)。

馆子不大,做饭的就是店里的男老板,他做了几个拿手的好菜:红烧肉烧板栗、柴鸡炖蘑菇、香葱柴鸡蛋、红焖羊肉…在大刘的邀请下,我陪他喝了两杯。

喝完酒的他,话也多了起来,饭也没少吃。

看来他今天真的“轻松”了…

【抓僵尸】

是夜,我看了看表,已经是23点多了,大刘睡下两个多小时了。

我俩有约在前,为了不打草惊蛇,查出真相,我白天休息,晚上必须独自值班。

开始大刘还不肯,在我连哄带吓唬,也就答应了。

这一夜,大刘翻来覆去,躺到后半夜竟然说打死也睡不着了,还亲自下厨做了一大盆热汤面。

正好我也饿了,就由他去弄吧。

你别说,这热汤面让他做的有滋有味的,葱花呛得锅,面里边放的火腿片、虾皮、最后还窝了两个荷包蛋。

真香啊,大刘把“干货”全捞给了我,我一连吃了两大碗,汤都没剩。

这时候的大刘还在埋头苦吃,酒足饭饱的我,看了看我对面这个八尺多高的汉子,踏实肯干、自力更生、谦和憨厚、命运多舛,我的眼睛竟然有点湿润了……眨眼间,天亮了。

来到院子,平安无事….

第二天,吃过晚饭,我俩一直侃大山。

此时的我就是个“超级演说家”,天南地北、古今中外。

而他,就像是一个半大的孩子,听得津津有味手舞足蹈…直到我一连打了几个哈欠,才发现已经一点多了。

我连忙催他去休息,他才恋恋不舍,意犹未尽的趴在了床上。

这一夜,除了大刘胡乱的说了几句梦话,平静的很。

第三夜,吃完晚饭没有多久,我就把满脸写着“不高兴”的大刘推到了床上,并嘱咐他早点休息。

虽然他还想听我的传奇经历,但是,我深知,今天晚上对我,及其的重要….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我望着静悄悄、黑乎乎的院子,再看看一阵阵鼾声传来的大刘,一切在平常不过了。

有些时候,等待是最无聊的事情,感觉浑身都不自在,一小时…两小时…天,又亮了……

这到底是怎么了?哪个环节出了问题?我一直对自己的判断非常的自信。

三天了,三天竟然什么也没有发生!

我百思不得其解,我不断的回忆着所有的细节,难道是我错了?不可能,答案就在眼前。

我要坚持下去,必须坚持下去!

第四夜,我情绪有些焦躁,吃完晚饭不多会就催促大刘赶紧上床睡觉。

大刘虽然实诚,但是不傻,他看出我有些情绪,也就乖乖的去睡了。

要说大刘,心里要没啥事的话,睡眠质量还真好,这刚躺下不多时,就传来了“排山倒海”之声,忽高忽低、忽长忽短,节奏感极强…

我还在细想着每一处的环节,究竟遗漏了哪里….想着想着时间又过了大半,脑子也开始发沉起来。

“轰隆隆”一阵雷声传来,把我从瞌睡中惊醒。

我晃了晃脑袋,朝院子望去,夜,还是平静如初。

再看看大刘,鼾声不断,这样都吵不醒……突然,大刘直挺挺的坐了起来!他面无表情的睁着眼睛,目光呆滞,直勾勾的看着前方。

“轰隆”又是一个炸雷!

十几秒钟后,大刘就像是一个没有了灵魂的躯壳,开始机械般的穿衣穿鞋,完全忽略了我的存在….我的心也开始紧张急促的跳动起来,我压住自己的呼吸,暗想着“终于来了”!……

此时的大刘如同行尸走肉一般,拿起院子里的铁锨,摇晃的走出了院子…..我大气都不敢出,一路尾随着他…..向…墓地走去…..诡异至极…..

该来的一切都会来,也正如我所期盼,答案将至…..雨,星星点点的洒落着。

大刘放下铁锨,在张氏坟前不由自主的摇晃着身子,也许是对张氏的思念,也许是一种精神上的寄托….一切都不重要了…..我快速走到大刘的身边,拿出早已准备好的浓缩二氯苯(一种化学剂,气味刺鼻可以迅速醒脑,大量吸食有毒),放到大刘的鼻孔下。

不多时,大刘渐渐有了意识,眼睛也有了神情。

只见,他眨了眨眼睛,恍惚的侧过头来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墓地,吭也没吭一声就倒下了…

【灵异真相】

大刘再醒过来的时间是第二天的中午了,他缓缓睁开了眼睛,发现我在旁边。

他的嘴唇微微的颤抖着刚想说些什么,我连忙打断他,我笑了笑,示意他不要说话。

写到这里,相信大部分读者也知道发生什么了,那就再听一遍我对大刘的阐述吧:

那天我赶到了事发现场,首先对张氏做了一个比较详细的外观尸检(之前已经做过阐述),发现张氏种种特征,确实死于脑出血症状,并非“横死”。二、张氏皮肤上边并非是从体内长出的白毛,而是一种霉菌(就像家里的剩菜剩饭放久了,长毛了)。

原因是张氏家族墓穴地势比较偏低,容易积累大量雨水,而且土内含有硅铝酸盐(黏土)比较多,造成渗水性能较差,墓穴过于潮湿

三、我仔细检查过张氏的指甲和鞋底,都是非常的整洁

如果她是从墓里爬出来的,那就避免不了拨开泥土,指甲里肯定会存有土屑。

而且当天凌晨还下过雨,鞋底怎么会这么干净如新?

反而是大刘的鞋底和裤管上面沾满了泥土(所以当时我问过大刘是否出过门)。

四、可能有的朋友会问,那为什么张氏的指甲会变长了呢?

其实这个也是一种常见的生理现象

人在死亡之后,虽然大脑和心脏停止了跳动,但是身上的细胞和代谢并不会马上停止,还是会照常的运行,在经过一段时间后才会停止,除非你把他急速冷冻。

五、我们去了墓地,我发现张氏的墓穴四周有很多脚印,和大刘的鞋子尺寸非常吻合。

因为那天半夜下过雨,所以大刘的鞋子底下才会粘有很多的泥土。

而且我仔细观察了墓穴洞口,有很多“刀切”一样的痕迹,这明显是铁锨所致。

所以张氏是被人“挖”出来的,并不是自己“爬”出来的。

那这个人究竟会是谁呢?答案其实很明显了,就是大刘本人所为。

他并非是装成的无辜,而是他真的浑然不知。

为什么?因为他…..梦游

所以这场“闹剧”是大刘自编、自导、自演而成的。

现实的生活中给了他很多的不幸!

没有朋友、分裂的家庭、丑陋的相貌、“与众不同的奶奶”、别人的歧视,一个个的亲人又离他而去,他独自忍受着痛苦、忍受着压力……导致他性格和精神出现了很多的缺陷,内向、压抑、崩溃……奶奶对他来说是所有的精神寄托,也是世间唯一的亲人。

张氏突然间的“不辞而别”对他打击很大……

“梦游”,著名的心理学家佛洛依德认为:梦游是一种潜意识压抑的情绪在适当的时机发作的表现。确实,梦游患者大多数都有一些痛苦的经历。

写到这里,很多细心的读者会问到:那为什么前几天没事,而第四天才出现梦游呢?这里面还有两个细节:

1、这说明大刘是间接性的梦游,而并非是一个真正的梦游症患者。

2、那你们就心在细一点,下葬当天发生过什么?“下葬当天,风和日丽。除了天上打了几声干雷,也并无大事…..”OK,问题就出现在这里。

下葬当天,大刘的内心是极端的悲伤、压抑。

对于他来讲,身边发生的一切都与他毫无关系了,因为此时的他太“全神贯注”在悲伤里了。

这就形成了“催眠”中最有利的条件,传来的雷声无形中形成了催眠的“指令”,只是他自己当时毫不知情,毫无感觉。

而在他的大脑里已经抓取了这个看似偶然的信息,并形成潜意识“雷声”和“失去奶奶”。

所以在熟睡中的大刘听到了“雷声”,大脑的下意识就行成了“你将失去你唯一的亲人”,因此产生了后边一系列的故事…….不想失去奶奶的大刘,将张氏从墓地里背了回来,把她放到平时经常纳凉的树下,所以张氏并非是僵尸……

好了,写到这里,我们今天的故事也该结束了。

很多朋友肯定还很关心大刘今后的生活。

那我说说吧:后来呢,我给大刘介绍了一位很著名的心理医生做心理辅导。因为也是我的朋友,也听说了大刘的经历,所以都是免费治疗(在这里要给他点个赞)。

因为大刘积极配合,很快就康复了,情绪也变得开朗了很多。

最重要的是2017年的5月份,我还参加了他的婚礼。

老婆虽然是外地人,但是看面相很踏实、很实在,前不久还听说老婆怀孕了…..

我抬起头看着郁蓝的天空,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人生,也许曲折不堪,也许颠沛流离,但是只要心中有梦,就一定会迎来美丽的阳光”

(完)

本生本性本有灵,一朝灯灭万事空。

白发白毛白鬼魂,原是子孙念亲恩。

群魔乱舞 必有真相

《灵探秦先生》是由中国著名风水师秦阳明以个人经历为原型,以阴阳五行、周天十六卦等术数为依据,创作的一档探索、揭秘类综合栏目。

其中内容包括道家秘术、湘西蛊术、东南亚降头术等玄学之精髓,解读各种奇门风水、灵异诡秘、超自然现象等事件。并用实际案例讲解现实与风水术数之间的关系。

鲜为人知的灵异案件、离奇古怪的探险经历,情节惊悚、刺激...让我们跟随秦阳明的脚步,一起去探索和鉴证,这个世界诡异空间里的秘密......

 
北京算命大师秦阳明国学文化工作室

全国统一咨询专线

400-049-8099

预约电话

13920200650

京ICP备11070017号-1

首页
一键电话
联系我们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