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灵探秦先生之顺义白毛僵尸(上)

灵探秦先生之顺义白毛僵尸(上)

时间:2018-02-02 17:30 来源:www.qinyangming.com/ 作者:秦阳明 点击:

我曾去过这个世界上许多诡异的地方,也曾见过诸多你从未见过的景象,眼见不一定为实,耳听不一定为虚,跟我来!我将带你一起去探索那些灵异背后,不为人知的“秘密”..

秦阳明

万法皆空,唯有因果不空。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自古以来,莫不如此。很多事件,之所以解释不清,是不了解真相。

前言

错生错死之人有着错乱的人生,往往成为阴阳同生之人。

解释一下,就是女人会生出男人的器官,而男人也会长出女人的器官,雌雄同体。

因为他们本是龙凤之胎(兄妹或是姐弟),但在受到某些疾病、饮食等影响,母体基因发生突变,导致胎儿也发生巨变,其中发育较好的胎儿会吸食弱者的能量,导致其中一个发育不能正常进行,从而停育坏死。

说白了就是,哥哥把妹妹“吃了”或是姐姐把弟弟“吃了”。

这个有点残忍,就像动物界生性好杀,为了生存下去,其中一个必须得变成“口粮”、养分。

所以,母亲应该在预产期生出两个孩子,一男一女,而现在却变成了一个健康的活胎和一个萎缩的死胎。

那他们的命运,在这一刻也将发生变化,不该出生的人在这时间出生了,当他们老了,不该死亡的时间却又死了。

因为那个时间有可能本是哥哥出生哥哥死亡,而妹妹却“代替”了。

哎,我先喝口水,解释这样的问题复杂死了……相传这样的人一生必犯孤、独、鳏、寡、残,不得善终,而且死后必须择日火化不得土葬,否则必成僵尸,为祸一方,今天我们说的就和这件事有关…

顺义区,隶属于北京市东北方向,八卦中属于艮位。

距市区30千米,北邻怀柔区、密云区,东界平谷区,南与通州区、河北省三河市接壤,西南、西与昌平区、朝阳区隔温榆河为界。

介于北纬40°00'—40°18',东经116°28'—116°58'之间,境域东西长45千米,南北宽30千米,总面积1021平方千米。

在这里,有一个鲜为人知的小村庄——北石槽,我的一位朋友大刘(化名)就住在这里。

大刘长了一张国字脸,大大的眼睛,厚厚的嘴唇,身体也很结实,1.85米左右的个子,要不是左脸有一块巴掌大的黑色胎记,应该也是一个比较标志的小伙子。

也许就是因为这个缺陷吧,三十好几了,还没有谈过女朋友,而且性格有些内向,话也很少。

认识他也很偶然,我的一个老客户陈总,开了一个很不错的私房餐厅,味道独特,菜品也很新颖。

为了保质保量,就在北石槽圈了一块地弄了几个大棚,里边种了很多蔬菜、水果,也养了一些家禽。

用他的话来讲,自产自销,安全放心。

大刘呢,就是负责种植和养殖这片农场的“主力”。

陈总经常带我来这里采摘,每次都是由大刘帮我负责装箱,别看他长了双粗糙大大的手掌,干起活来倒是很细致灵巧,每次都打包的井井有条。

一来二去,我们也就熟了,让我对大刘也有些了解……他是个苦命的孩子,家里的独子,三代单传。

爷爷走得早,奶奶二十几岁就守了寡。

爸爸是跑长途运输的货车司机,在他很小的时候出了车祸,撒手人寰,母亲也就改了嫁。

继父觉得他长得丑,又不会说好听的,经常对他拳打脚踢,有时还不给饭吃。饱受“不幸”的他,趁家人睡着的时候一路跑回了奶奶家,从此两人过起了相依为命的生活。

真有错生错死之人?

有一天,农场要改造并加盖几排房子,我来帮忙指导。

忙乎了一上午,可算完事了。

我来到树下的座椅休息,大刘就急忙端来了茶壶茶碗,斟满一碗清香怡人的大红袍双手递到了我手里。

“秦老师,我能不能请教您一个问题”?

我接过茶,笑了笑“说吧”。

他声音不大说道:“您听说过阴阳同体,错生错死之人吗”?

我刚呷了一口茶,还没下咽,差点一口水喷了出来。

但咱是老师,不能跌面啊?

迅速恢复了平静,吹了吹碗里的茶水,道貌岸然地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大刘低下头,沉默了一下说道“是我奶奶”“你奶奶?”…..

大刘的奶奶姓张(我们就叫她张氏吧),是土生土长的顺义河北村的人,经人介绍,在20出头的时候就嫁给了大刘的爷爷。

大刘的爷爷家里很穷,父母死的早,四十好几了,家里也只有那一亩三分地和两家破瓦房。

可为什么这么一个黄花大闺女就这么嫁给了一个邋遢“老头子”呢?

原来,大刘的奶奶自小女生男相大手大脚,浑身毛发极重,16岁之后竟然还生出了胡须,说话嗡嗡作响有如男人,而且虽然生得女儿之身却长出了男儿的器官,被当地人称为“怪胎”。

张氏的父母惊恐异常,早期便找过村里一个有名的王姓风水先生询问。

先生掐指一算,眯着眼说道“你家祖坟势处低洼,常年雨水入槽,导致祖坟左侧堪塌,形成右高左低白虎压龙之形,想必今后必多女少男,绝男损丁之象怀龙凤,必女生男殇、阴阳贯体”。

张氏的母亲听后两眼发黑,有如晴天霹雳差点晕死过去……原来她身怀本是龙凤之胎,经中医号脉后一家人大喜过望。

谁知分娩之日,男死女活。而且男胎萎缩,有如枯柴。

张氏的母亲顿了顿,便把当时情况告知了风水先生,先生端起左手在无名指和中指上一掐,继续说道“此娃七岁之前务必认石为父、树为母,而且二十八岁之前不要出嫁,否则必犯鳏寡”。

而张氏从小就受到亲朋的歧视,家人也把她当成累赘,所以并未听取先生意见,二十出头,家人就赶紧把她“甩”给了大刘的爷爷。

大刘继续问道:“秦老师您看,我奶奶嫁给爷爷后,我爸爸出生没多久爷爷就走了,后来又轮到了我父亲”。

大刘哽咽了一下继续说:“我和奶奶的感情很好,从小也是奶奶带大的,虽然奶奶身上有很多的异样,但是她是我唯一的亲人了,我真的想知道这个说法是不是真的”!

我立马进入了沉思:在我很小的时候,也听我的祖父讲过这样的命格,而且这样的人一生命运坎坷离奇,我自己亲身经历还是头一回。

我始终认为事出必有原由,在没有调查清楚之前,我不能以讹传讹。

而在“麻衣神相”中确实记载过,如果女生男相或声粗如夫,必会妻夺夫权、伤夫克子

可是,这话我也不能说呀!还好大刘是隔辈,对他并无大碍,而且他左脸生有一块乌黑胎记且色泽艳明,虽然看起来丑陋一些,但实属青龙献瑞之象(这样的面相只要与人为和,必有善终)。

我清了清嗓子安慰他:“你不要胡乱猜测,这只是一些传闻和基因突变罢了,在西方国家有很多这样的人体异变,听说前纳粹党的领袖希特勒就是这样。

你和奶奶都是老实本分的人,但是天有不测风云,生老病死乃为世间常理。

你只要心存善念,好好做人,一定会无成有终”。

大刘听后,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但是在我的心里却想,有机会一定要去见一见大刘的奶奶…

【奶奶变成了僵尸?】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几年的时间过去了,因为工作繁忙,这件事情也就被我慢慢地遗忘了。

突然有一天清晨,我被一阵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吵醒。

一个看似熟悉又陌生的电话号码浮现在手机屏幕上。

我接起电话,对面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是秦老师吗,实在不好意思,这么早打扰您。我是大刘,我家出大事了!我奶奶!她,成了僵尸…..

原来这个大事,就是大刘的奶奶!大刘的奶奶张氏在前不久去世了。

2012年3月2日那天,张氏突然在家昏倒,大刘下班回来后才发现,便急忙将老人送往医院。

可是到了医院,大夫说是脑出血,太迟了。

因为身在农村,家里还有几亩荒地,并且大刘的爷爷和爸爸也都葬在自家地里,就还是按照了当地风俗合坟,实行了土葬。

据说下葬的日子,也是找了当地有名的风水先生,王先生的后人(也做了风水先生)选的日子。

下葬当天,风和日丽。

除了天上打了几声干雷,也并无大事,还算是顺利。

可就是这样,还是出事了…..

据大刘阐述,和他相依为命的奶奶还是走了。

村长看他家人丁稀薄,就选了几个小伙子帮他家料理后事,但是大刘悲痛万分,还是亲自为奶奶守了7天大夜。

安葬过后,大刘恍惚的回到家中,胡乱吃了几口东西倒头便睡了。

他,太累了。

这一夜他做了很多奇怪梦,有小时候玩耍的,也有自己变成了一匹骏马,在草原上飞快的奔驰。

还有奶奶摸着他的头,用自己“嗡嗡”的声音给他讲着“高玉宝”的故事…

天蒙蒙亮,他就起来了。

在农村生活的人,基本都没有睡懒觉的习惯,并且大刘非常勤快,家里家外、洗衣做饭,都是他的事。

大刘的家,就住在村里的最西头,这里几乎已经没有什么住户了。

村里头几年搞过一次拆改,有点能力的要不搬走了,要不就搬到村东头地势比较高、土质比较好的地段去了。

大刘因为相貌“不好”,为人少言寡语。

而且奶奶的事情几乎全村都知道,平时看他们的眼神都闪着异样,也就很少与别人来往了。

所以他们还是选择留在了老房子里,一呢,离自家农田较近,二也落得个清净。

这天,他还是跟往常一样,披着褂子准备到前院去扫地。

大刘嘴里边打着哈欠边跨出房门,这脚还没有落稳,头皮就一阵发麻,两眼发黑险些晕倒。

因为,这个时候自家的院子里的枣树下正坐靠着一个人!

这人其实我不说,大家也猜到十有八九了。

对,就是这么邪门!

这人,不,应该说这“尸”正是大刘已故的奶奶!

大刘虽是八尺高的汉子,可这场景他哪见过呀?

此时的他眼睛瞪的大大的,既惊恐又紧张,张着大嘴一口气半天捣不上来。

过了半响,才缓过神来,嘴里叫喊着奶奶跑了过去。

此时的张氏,脸上毫无半点血色,蓬头垢面,两眼半闭(死人的眼睛是无法完全闭合的)、腮塌嘴突,形态异常恐怖。

那还有什么奶奶?分明是一副僵尸的模样。

跑过去的大刘,惊慌小心的扶着张氏仔细端察,心里既惊恐又难过。

原来传说是真的?奶奶真的尸变了?一连叫了几声后,张氏也并无任何反应。可就在这时,他突然发现了一个极端恐怖的细节,就是张氏死后,大刘曾帮助她换穿过新的衣服,修剪过指甲、剃过身上的毛发(除了头发和私密处的毛发不剃)。

这是为了让逝者“走”的时候能够干干净净、体体面面。

可是现在,张氏被修剪过的指甲明显的长长了许多,而且被刮得很干净的体毛,也长了出来,并且颜色通白,毛茸茸、白花花一片。

这还得了?不容大刘多想,身体本能让他“噌”的一下窜了起来。

他以“刘翔”附体的速度,连爬带滚的一路跑到了王姓风水先生家…

不多时,两人和一些闻讯赶到的村民来到事发的家中,一些人还拿上自家的独门“兵器”,镐、铁锨。

看到此景后,众人便鸡一嘴鸭一嘴的议论起来。

有的胆小者,发出了尖叫,并捂住了眼睛。

还有的好事者说什么张氏本身就是妖魔附体…

王先生拨开人群,走了过去,大刘也尾随其后。

他看了看张氏的手指上的指甲,又掀开衣袖看了看胳膊上长出来的的白色毛发(一般给死人穿的衣服都会宽松一些,是因为身体会变得僵硬)掐指捏算起来。

不多时,他侧过脑袋对身旁的大刘说:我的父亲对我讲过,你奶奶张氏是错生错死之人(其实全村都知道),现看来她阳寿未尽,可是有错生就必有错死,根本就不是什么脑出血,分明是阎王爷抓错人了!所以她含冤而去,则属“横死”!

而且她是阴阳同体之人,看来是要变成白毛旱魃(僵尸的一种,传说这种僵尸也是非常的凶狠,并不是有些书里写的不堪一击)了!

如不及时火化并做法事处理,恐怕七七四十九天之后你也性命不保,而且还会殃及全村!

“嚯”,此话一出,这还得了,现场立马炸开了锅。

大刘二话不说,立马下跪求王先生给想想办法,说做法事没问题,但是奶奶一辈子命苦,曾多次嘱咐自己,死后务必给自己留个全尸,到了下边也好和爷爷还有大刘的爸爸一家团聚。

王先生听后皱了皱眉,但是最后还是答应了大刘的要求,并拍着胸脯说这回由自己亲自督导,一定没问题。

毕竟是别人的奶奶,人家不让烧,你还能强来?

只是后来听说,“费用”方面比往常贵了许多。

因为尸体不能暴外太久,大家一商量,也就不按什么规矩不规矩的了,当天就由村里的“精神领袖”王先生带着现场的村民一起,又把张氏安葬了一遍。

说到这,我真的有点哭笑不得,毕竟这种事真的很少见。

这回可比上回隆重,下葬后,大刘跪在一旁当起了“粉丝”,“歌唱家”王先生带着他自己的“乐队”又唱又跳搞了两个多小时才让封棺填土。

回到家里,太阳已经快要落山了。

大刘把王先生给的一道符咒,小心翼翼的贴在了自家的大门框上,又“喃喃”的念了几遍咒语才进了屋。

这一夜,他又困又怕,睡得并不安稳,几乎五分钟一醒熬到了天亮。

也是,要是换了你发生了这么大的怪事,你也睡不着。

不过说来也怪,王先生的符咒和法事确实管用,一连几天下来,都很平静,大刘也就慢慢恢复了正常生活。

事情过去的第四天早晨,大刘习惯性的推开房门去院子里打扫卫生,这一推不要紧,眼前的景象简直让他惊恐的大叫起来。

用他的话来说,当时混身上下只要长毛的地方“噌”的一下,全都“站”直了。

冷汗从脑顶像“喷泉”一样滋了出来。

这回,他并没有跑,为啥?因为他已经坐地上了。

他个人反应能力还是很强的,立马用了一个军事规范化“作战”动作,匍匐前进,爬回了卧室,掏出手机..喂,“是秦老师吗?实在不好意思…..”。

“太不可思议了”!我自语道,就算是闹僵尸,也不可能是大白天呀?

白天万物勃发,阳盛阴衰,绝不可能呀。

我迅速穿好了衣服,带了一些必备工具,就出发了。

这里要重点说一下,我并没有带黑驴蹄子,不是我艺高人胆大,而是我压根就不知道那个东西哪有卖的!

而且现在城市里的驴,越来越少了,就算见到了,我也总不能上去就砍吧!

再说,我不杀生。“阿弥陀佛”。

未完待续…

群魔乱舞 必有真相

《灵探秦先生》是由中国著名风水师秦阳明以个人经历为原型,以阴阳五行、周天十六卦等术数为依据,创作的一档探索、揭秘类综合栏目。

其中内容包括道家秘术、湘西蛊术、东南亚降头术等玄学之精髓,解读各种奇门风水、灵异诡秘、超自然现象等事件。并用实际案例讲解现实与风水术数之间的关系。

鲜为人知的灵异案件、离奇古怪的探险经历,情节惊悚、刺激...让我们跟随秦阳明的脚步,一起去探索和鉴证,这个世界诡异空间里的秘密......

国学文化工作室
首页 > 新闻中心>灵探秦先生之顺义白毛僵尸(上)
灵探秦先生之顺义白毛僵尸(上)

我曾去过这个世界上许多诡异的地方,也曾见过诸多你从未见过的景象,眼见不一定为实,耳听不一定为虚,跟我来!我将带你一起去探索那些灵异背后,不为人知的“秘密”..

秦阳明

万法皆空,唯有因果不空。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自古以来,莫不如此。很多事件,之所以解释不清,是不了解真相。

前言

错生错死之人有着错乱的人生,往往成为阴阳同生之人。

解释一下,就是女人会生出男人的器官,而男人也会长出女人的器官,雌雄同体。

因为他们本是龙凤之胎(兄妹或是姐弟),但在受到某些疾病、饮食等影响,母体基因发生突变,导致胎儿也发生巨变,其中发育较好的胎儿会吸食弱者的能量,导致其中一个发育不能正常进行,从而停育坏死。

说白了就是,哥哥把妹妹“吃了”或是姐姐把弟弟“吃了”。

这个有点残忍,就像动物界生性好杀,为了生存下去,其中一个必须得变成“口粮”、养分。

所以,母亲应该在预产期生出两个孩子,一男一女,而现在却变成了一个健康的活胎和一个萎缩的死胎。

那他们的命运,在这一刻也将发生变化,不该出生的人在这时间出生了,当他们老了,不该死亡的时间却又死了。

因为那个时间有可能本是哥哥出生哥哥死亡,而妹妹却“代替”了。

哎,我先喝口水,解释这样的问题复杂死了……相传这样的人一生必犯孤、独、鳏、寡、残,不得善终,而且死后必须择日火化不得土葬,否则必成僵尸,为祸一方,今天我们说的就和这件事有关…

顺义区,隶属于北京市东北方向,八卦中属于艮位。

距市区30千米,北邻怀柔区、密云区,东界平谷区,南与通州区、河北省三河市接壤,西南、西与昌平区、朝阳区隔温榆河为界。

介于北纬40°00'—40°18',东经116°28'—116°58'之间,境域东西长45千米,南北宽30千米,总面积1021平方千米。

在这里,有一个鲜为人知的小村庄——北石槽,我的一位朋友大刘(化名)就住在这里。

大刘长了一张国字脸,大大的眼睛,厚厚的嘴唇,身体也很结实,1.85米左右的个子,要不是左脸有一块巴掌大的黑色胎记,应该也是一个比较标志的小伙子。

也许就是因为这个缺陷吧,三十好几了,还没有谈过女朋友,而且性格有些内向,话也很少。

认识他也很偶然,我的一个老客户陈总,开了一个很不错的私房餐厅,味道独特,菜品也很新颖。

为了保质保量,就在北石槽圈了一块地弄了几个大棚,里边种了很多蔬菜、水果,也养了一些家禽。

用他的话来讲,自产自销,安全放心。

大刘呢,就是负责种植和养殖这片农场的“主力”。

陈总经常带我来这里采摘,每次都是由大刘帮我负责装箱,别看他长了双粗糙大大的手掌,干起活来倒是很细致灵巧,每次都打包的井井有条。

一来二去,我们也就熟了,让我对大刘也有些了解……他是个苦命的孩子,家里的独子,三代单传。

爷爷走得早,奶奶二十几岁就守了寡。

爸爸是跑长途运输的货车司机,在他很小的时候出了车祸,撒手人寰,母亲也就改了嫁。

继父觉得他长得丑,又不会说好听的,经常对他拳打脚踢,有时还不给饭吃。饱受“不幸”的他,趁家人睡着的时候一路跑回了奶奶家,从此两人过起了相依为命的生活。

真有错生错死之人?

有一天,农场要改造并加盖几排房子,我来帮忙指导。

忙乎了一上午,可算完事了。

我来到树下的座椅休息,大刘就急忙端来了茶壶茶碗,斟满一碗清香怡人的大红袍双手递到了我手里。

“秦老师,我能不能请教您一个问题”?

我接过茶,笑了笑“说吧”。

他声音不大说道:“您听说过阴阳同体,错生错死之人吗”?

我刚呷了一口茶,还没下咽,差点一口水喷了出来。

但咱是老师,不能跌面啊?

迅速恢复了平静,吹了吹碗里的茶水,道貌岸然地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大刘低下头,沉默了一下说道“是我奶奶”“你奶奶?”…..

大刘的奶奶姓张(我们就叫她张氏吧),是土生土长的顺义河北村的人,经人介绍,在20出头的时候就嫁给了大刘的爷爷。

大刘的爷爷家里很穷,父母死的早,四十好几了,家里也只有那一亩三分地和两家破瓦房。

可为什么这么一个黄花大闺女就这么嫁给了一个邋遢“老头子”呢?

原来,大刘的奶奶自小女生男相大手大脚,浑身毛发极重,16岁之后竟然还生出了胡须,说话嗡嗡作响有如男人,而且虽然生得女儿之身却长出了男儿的器官,被当地人称为“怪胎”。

张氏的父母惊恐异常,早期便找过村里一个有名的王姓风水先生询问。

先生掐指一算,眯着眼说道“你家祖坟势处低洼,常年雨水入槽,导致祖坟左侧堪塌,形成右高左低白虎压龙之形,想必今后必多女少男,绝男损丁之象怀龙凤,必女生男殇、阴阳贯体”。

张氏的母亲听后两眼发黑,有如晴天霹雳差点晕死过去……原来她身怀本是龙凤之胎,经中医号脉后一家人大喜过望。

谁知分娩之日,男死女活。而且男胎萎缩,有如枯柴。

张氏的母亲顿了顿,便把当时情况告知了风水先生,先生端起左手在无名指和中指上一掐,继续说道“此娃七岁之前务必认石为父、树为母,而且二十八岁之前不要出嫁,否则必犯鳏寡”。

而张氏从小就受到亲朋的歧视,家人也把她当成累赘,所以并未听取先生意见,二十出头,家人就赶紧把她“甩”给了大刘的爷爷。

大刘继续问道:“秦老师您看,我奶奶嫁给爷爷后,我爸爸出生没多久爷爷就走了,后来又轮到了我父亲”。

大刘哽咽了一下继续说:“我和奶奶的感情很好,从小也是奶奶带大的,虽然奶奶身上有很多的异样,但是她是我唯一的亲人了,我真的想知道这个说法是不是真的”!

我立马进入了沉思:在我很小的时候,也听我的祖父讲过这样的命格,而且这样的人一生命运坎坷离奇,我自己亲身经历还是头一回。

我始终认为事出必有原由,在没有调查清楚之前,我不能以讹传讹。

而在“麻衣神相”中确实记载过,如果女生男相或声粗如夫,必会妻夺夫权、伤夫克子

可是,这话我也不能说呀!还好大刘是隔辈,对他并无大碍,而且他左脸生有一块乌黑胎记且色泽艳明,虽然看起来丑陋一些,但实属青龙献瑞之象(这样的面相只要与人为和,必有善终)。

我清了清嗓子安慰他:“你不要胡乱猜测,这只是一些传闻和基因突变罢了,在西方国家有很多这样的人体异变,听说前纳粹党的领袖希特勒就是这样。

你和奶奶都是老实本分的人,但是天有不测风云,生老病死乃为世间常理。

你只要心存善念,好好做人,一定会无成有终”。

大刘听后,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但是在我的心里却想,有机会一定要去见一见大刘的奶奶…

【奶奶变成了僵尸?】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几年的时间过去了,因为工作繁忙,这件事情也就被我慢慢地遗忘了。

突然有一天清晨,我被一阵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吵醒。

一个看似熟悉又陌生的电话号码浮现在手机屏幕上。

我接起电话,对面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是秦老师吗,实在不好意思,这么早打扰您。我是大刘,我家出大事了!我奶奶!她,成了僵尸…..

原来这个大事,就是大刘的奶奶!大刘的奶奶张氏在前不久去世了。

2012年3月2日那天,张氏突然在家昏倒,大刘下班回来后才发现,便急忙将老人送往医院。

可是到了医院,大夫说是脑出血,太迟了。

因为身在农村,家里还有几亩荒地,并且大刘的爷爷和爸爸也都葬在自家地里,就还是按照了当地风俗合坟,实行了土葬。

据说下葬的日子,也是找了当地有名的风水先生,王先生的后人(也做了风水先生)选的日子。

下葬当天,风和日丽。

除了天上打了几声干雷,也并无大事,还算是顺利。

可就是这样,还是出事了…..

据大刘阐述,和他相依为命的奶奶还是走了。

村长看他家人丁稀薄,就选了几个小伙子帮他家料理后事,但是大刘悲痛万分,还是亲自为奶奶守了7天大夜。

安葬过后,大刘恍惚的回到家中,胡乱吃了几口东西倒头便睡了。

他,太累了。

这一夜他做了很多奇怪梦,有小时候玩耍的,也有自己变成了一匹骏马,在草原上飞快的奔驰。

还有奶奶摸着他的头,用自己“嗡嗡”的声音给他讲着“高玉宝”的故事…

天蒙蒙亮,他就起来了。

在农村生活的人,基本都没有睡懒觉的习惯,并且大刘非常勤快,家里家外、洗衣做饭,都是他的事。

大刘的家,就住在村里的最西头,这里几乎已经没有什么住户了。

村里头几年搞过一次拆改,有点能力的要不搬走了,要不就搬到村东头地势比较高、土质比较好的地段去了。

大刘因为相貌“不好”,为人少言寡语。

而且奶奶的事情几乎全村都知道,平时看他们的眼神都闪着异样,也就很少与别人来往了。

所以他们还是选择留在了老房子里,一呢,离自家农田较近,二也落得个清净。

这天,他还是跟往常一样,披着褂子准备到前院去扫地。

大刘嘴里边打着哈欠边跨出房门,这脚还没有落稳,头皮就一阵发麻,两眼发黑险些晕倒。

因为,这个时候自家的院子里的枣树下正坐靠着一个人!

这人其实我不说,大家也猜到十有八九了。

对,就是这么邪门!

这人,不,应该说这“尸”正是大刘已故的奶奶!

大刘虽是八尺高的汉子,可这场景他哪见过呀?

此时的他眼睛瞪的大大的,既惊恐又紧张,张着大嘴一口气半天捣不上来。

过了半响,才缓过神来,嘴里叫喊着奶奶跑了过去。

此时的张氏,脸上毫无半点血色,蓬头垢面,两眼半闭(死人的眼睛是无法完全闭合的)、腮塌嘴突,形态异常恐怖。

那还有什么奶奶?分明是一副僵尸的模样。

跑过去的大刘,惊慌小心的扶着张氏仔细端察,心里既惊恐又难过。

原来传说是真的?奶奶真的尸变了?一连叫了几声后,张氏也并无任何反应。可就在这时,他突然发现了一个极端恐怖的细节,就是张氏死后,大刘曾帮助她换穿过新的衣服,修剪过指甲、剃过身上的毛发(除了头发和私密处的毛发不剃)。

这是为了让逝者“走”的时候能够干干净净、体体面面。

可是现在,张氏被修剪过的指甲明显的长长了许多,而且被刮得很干净的体毛,也长了出来,并且颜色通白,毛茸茸、白花花一片。

这还得了?不容大刘多想,身体本能让他“噌”的一下窜了起来。

他以“刘翔”附体的速度,连爬带滚的一路跑到了王姓风水先生家…

不多时,两人和一些闻讯赶到的村民来到事发的家中,一些人还拿上自家的独门“兵器”,镐、铁锨。

看到此景后,众人便鸡一嘴鸭一嘴的议论起来。

有的胆小者,发出了尖叫,并捂住了眼睛。

还有的好事者说什么张氏本身就是妖魔附体…

王先生拨开人群,走了过去,大刘也尾随其后。

他看了看张氏的手指上的指甲,又掀开衣袖看了看胳膊上长出来的的白色毛发(一般给死人穿的衣服都会宽松一些,是因为身体会变得僵硬)掐指捏算起来。

不多时,他侧过脑袋对身旁的大刘说:我的父亲对我讲过,你奶奶张氏是错生错死之人(其实全村都知道),现看来她阳寿未尽,可是有错生就必有错死,根本就不是什么脑出血,分明是阎王爷抓错人了!所以她含冤而去,则属“横死”!

而且她是阴阳同体之人,看来是要变成白毛旱魃(僵尸的一种,传说这种僵尸也是非常的凶狠,并不是有些书里写的不堪一击)了!

如不及时火化并做法事处理,恐怕七七四十九天之后你也性命不保,而且还会殃及全村!

“嚯”,此话一出,这还得了,现场立马炸开了锅。

大刘二话不说,立马下跪求王先生给想想办法,说做法事没问题,但是奶奶一辈子命苦,曾多次嘱咐自己,死后务必给自己留个全尸,到了下边也好和爷爷还有大刘的爸爸一家团聚。

王先生听后皱了皱眉,但是最后还是答应了大刘的要求,并拍着胸脯说这回由自己亲自督导,一定没问题。

毕竟是别人的奶奶,人家不让烧,你还能强来?

只是后来听说,“费用”方面比往常贵了许多。

因为尸体不能暴外太久,大家一商量,也就不按什么规矩不规矩的了,当天就由村里的“精神领袖”王先生带着现场的村民一起,又把张氏安葬了一遍。

说到这,我真的有点哭笑不得,毕竟这种事真的很少见。

这回可比上回隆重,下葬后,大刘跪在一旁当起了“粉丝”,“歌唱家”王先生带着他自己的“乐队”又唱又跳搞了两个多小时才让封棺填土。

回到家里,太阳已经快要落山了。

大刘把王先生给的一道符咒,小心翼翼的贴在了自家的大门框上,又“喃喃”的念了几遍咒语才进了屋。

这一夜,他又困又怕,睡得并不安稳,几乎五分钟一醒熬到了天亮。

也是,要是换了你发生了这么大的怪事,你也睡不着。

不过说来也怪,王先生的符咒和法事确实管用,一连几天下来,都很平静,大刘也就慢慢恢复了正常生活。

事情过去的第四天早晨,大刘习惯性的推开房门去院子里打扫卫生,这一推不要紧,眼前的景象简直让他惊恐的大叫起来。

用他的话来说,当时混身上下只要长毛的地方“噌”的一下,全都“站”直了。

冷汗从脑顶像“喷泉”一样滋了出来。

这回,他并没有跑,为啥?因为他已经坐地上了。

他个人反应能力还是很强的,立马用了一个军事规范化“作战”动作,匍匐前进,爬回了卧室,掏出手机..喂,“是秦老师吗?实在不好意思…..”。

“太不可思议了”!我自语道,就算是闹僵尸,也不可能是大白天呀?

白天万物勃发,阳盛阴衰,绝不可能呀。

我迅速穿好了衣服,带了一些必备工具,就出发了。

这里要重点说一下,我并没有带黑驴蹄子,不是我艺高人胆大,而是我压根就不知道那个东西哪有卖的!

而且现在城市里的驴,越来越少了,就算见到了,我也总不能上去就砍吧!

再说,我不杀生。“阿弥陀佛”。

未完待续…

群魔乱舞 必有真相

《灵探秦先生》是由中国著名风水师秦阳明以个人经历为原型,以阴阳五行、周天十六卦等术数为依据,创作的一档探索、揭秘类综合栏目。

其中内容包括道家秘术、湘西蛊术、东南亚降头术等玄学之精髓,解读各种奇门风水、灵异诡秘、超自然现象等事件。并用实际案例讲解现实与风水术数之间的关系。

鲜为人知的灵异案件、离奇古怪的探险经历,情节惊悚、刺激...让我们跟随秦阳明的脚步,一起去探索和鉴证,这个世界诡异空间里的秘密......

北京算命大师秦阳明国学文化工作室

全国统一咨询专线

400-049-8099

预约电话

13920200650

京ICP备11070017号-1

首页
一键电话
联系我们
关于我们